欢迎您登录科学中国人官方网站!!
新浪微博|网站地图|联系我们|旧版回顾
王福顺:为中国情绪心理学研究打开一扇窗
——记南京中医药大学情绪心理学研究所所长王福顺教授

作者:本刊记者 肖贞林  来源:科学中国人  发布时间:2018-04-18

导读:  作为情绪心理学领域的研究专家,王福顺教授比谁都明白情绪对于人的重要性。回国后的几年里,他一直为呼吁重视情绪心理学研究和教育而奔走,同时,他也以自己的行动与努力在国内建立了第一所情绪心理研究所,出版了第一部情绪心理学国家规划教材,在倡导研究情绪心理学上成为践行者之一。

 ——记南京中医药大学情绪心理学研究所所长王福顺教授


  本刊记者  肖贞林
  
    

  
  2015年10月6日,由彼特·道格特执导,华特·迪士尼电影工作室、皮克斯动画工作室联合出品的3D动画电影《头脑特工队》在中国大陆上映。影迷说,这是皮克斯为我们带来的又一部永载史册的动画电影;它的原创性无与伦比;它值得我们经久不息的掌声和发自肺腑的喝彩。依旧以成长为主题的《头脑特工队》为何会赢得大家的一致认可?
  南京中医药大学情绪心理学研究所所长王福顺说,影片再现了我们是如何被情绪挟持的,它帮助我们重新认识了自己,认识了我们的情绪。“影片将决定人一切行为的因素最终归结为两个维度,一个是认知,一个是情绪,并将人类最基本的5种情感:快乐、悲伤、愤怒、厌恶和恐惧进行了拟人化处理,展现为5个卡通式的人物:乐乐、忧忧、怒怒、厌厌和怕怕,而一个人的各种行为都是由这些情绪在头脑中进行控制。这部影片堪称科学电影的伟大杰作,把情绪的重要性再一次带入人们的视野中。”
  作为情绪心理学领域的研究专家,王福顺教授比谁都明白情绪对于人的重要性。回国后的几年里,他一直为呼吁重视情绪心理学研究和教育而奔走,同时,他也以自己的行动与努力在国内建立了第一所情绪心理研究所,出版了第一部情绪心理学国家规划教材,在倡导研究情绪心理学上成为践行者之一。
  

开启情绪研究之路


  情绪心理学是心理学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心理学是研究心理过程的一门科学,心理过程包括认知过程和情绪(情感)过程。认知过程是人对周围事物的认识过程,而情感过程是对周围事物的主观体验和情绪(情感)过程。以前国内外对认知的研究非常重视,却一直忽略对情绪过程的研究。造成这种局面的主要原因要归于行为主义认为情绪的内省主观性太强,难以进行科学的研究。实际上,“在行为主义学派的条件反射研究中,恐惧情绪或者奖偿情绪一直作为条件反射的刺激物在使用着。尽管情绪无处不在,但一直无法在科学研究的殿堂里找到一席之地。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由于情绪认知评价理论的发展,人们开始对情绪产生了新的认识。”王福顺说道。
  作为我国第一批心理学专业的硕士研究生,王福顺在情绪心理学研究上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在中山医科大学攻读博士期间,王福顺被中国科技部选拔代表中国参加了由8个国家组成的讲学团在日本进行讲学。从日本回来后,他再次受国家教委选拔,前往英国牛津大学实验心理学院学习。在世界顶级的高校学习心理学使王福顺受益匪浅。为进一步在专业领域进行深造,从2002年,王福顺先后进入美国布朗大学神经学系、托马斯·杰弗森大学生理系、新泽西医科牙科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得到了抑制性神经递质GABA的发现者Krnjevic教授的亲自指导。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王福顺与Krnjevic教授在Journal of Neuroscience等知名杂志上合作发表了数篇有关抑制性神经递质对多巴胺神经元调节的文章,为酒精依赖治疗提供了重要的理论基础。其中一篇文章被Journal of Physiology评为年度最佳文章。
  2007年,博士后出站后,王福顺进入美国罗彻斯特大学做助理教授,和 Nedergaard院士致力于研究星形胶质细胞释放神经递质过程及调节机制。在研究中,王福顺与合作者对星形胶质细胞进行了深入研究,他们发现了星形胶质细胞在正常的生理状态下并不释放谷氨酸,它们对神经元的生理性调节主要是通过调节细胞外的代谢产物来完成。进一步研究他发现星形胶质细胞在病理状态下可以释放谷氨酸。这些研究成果为王福顺回国后研究工作的顺利展开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在心理学研究中,认知和情绪是不可分割的两大领域,而以往,人们的研究重心都在认知上。从上世纪60年代的阿诺德的情绪认知理论以来,到90年代情商概念的提出,心理学界对情绪心理学的研究进展加快,加上近年来脑计划的推动,使情绪心理学的研究及至巅峰状态。“在过去的十几年里,欧美国家情绪心理学的研究如火如荼,成为心理学、神经科学和脑科学的重要课题。而在国内,专门研究情绪心理学的人却寥寥无几。因此,我回国后随即成立了情绪心理研究所,对人的情绪进行深入研究。”2013年,在美国学习和工作了11年的王福顺回国,入职南京中医药大学心理学院,并建立了中国第一个情绪心理研究所。
  为何在人生发展的大好时期选择回国,并选择南京中医药大学?
  王福顺说,中国的心理学源远流长。欧美国家对心理学的研究只有最近一两百年的历史,而中国则可追溯到2000多年以前,可以说,“心理学的故乡就在中国”。但是,进入现代,中国心理学一直落后于国外,一直跟着国外走,所以,他在有了足够多国外学习的积累后,就想回国开始中国自己的心理学研究。而选择南京中医药大学则是因为,心理学在科学层面上就体现在中医理论上,南京中医药大学作为国内数一数二的中医名校,有深厚的学科基础,是进行心理学研究的不二之选。成立情绪心理学研究所之后,王福顺带领团队深入挖掘中医的情绪心理学思想,于2016年出版了国内第一部《中医情绪心理学》,该书在中国中医药出版社等6家杂志社共同举办的好书评比中,获得年度最受读者欢迎的十大中医药好书之一。王福顺也被人民卫生出版社和国家卫计委聘请为“十三五规划教材”《情绪心理学》主编。
  

我的情绪我做主


  《黄帝内经》里说,人的疾病是“外感六淫、内伤七情”引起的。在王福顺看来,情绪不仅是躯体疾病的病因所在,更是心理疾病的第一号“杀手”。
  “德国心理学家威廉·冯特说过,人从来就不会处于一种没有情绪的状态。人类最主要的心理疾病是情绪疾病,几乎所有的心身疾病都起因于情绪。”
  1985年,《美国历史综述》发表了Peter Sterans和Carol Zisowitz Stearns的文章,号召学者们对情绪进行新的研究,并创造新词:emotionology(情绪学)。该文章和他们随后发表的文章极大地推动了情绪的研究。随着情绪研究的不断深入,关于情绪的分类也多种多样。《黄帝内经》中把情绪分七情五志,七情就是喜、怒、忧、思、悲、惊、恐,五志为喜、怒、哀、思、恐。王福顺说,更为合适的是把情绪分为喜、怒、哀、恐4种。“这四种情绪是人的基本情绪。四种情绪在大脑中分别由不同的神经递质完成。”通过不同神经递质对不同情绪影响的研究,王福顺提出了“情绪的三原色学说”。
  “所谓情绪的三原色学说是指:喜悦对应多巴胺,愤怒与恐惧对应肾上腺素,悲哀对应五羟色胺。这就像自然界中的色彩多种多样,但却是由红、绿、蓝这三种基本颜色所构成,情绪也如此。”情绪的三原色学说的提出,为研究心理疾病的治疗提供了新思路。
  情绪作为心理疾病的一大诱因,王福顺对其与抑郁症之间的关系进行了深入研究。他说,抑郁症的发病率占人口的15%左右,全世界每年有近百万人因抑郁症而自杀。现在联合国卫生组织已把抑郁症归为是影响人类健康的第二大疾病,仅次于心脑血管疾病,估计到2020年,抑郁症将成为影响人类健康的第一大疾病。那么用什么手段来治疗抑郁症呢?“上世纪50年代美国发明了一种叫三环类的药物来治疗抑郁症。”尽管半个多世纪过去,抑郁症的治疗却没有太多进展。为寻找有效地治疗抑郁症的药物,王福顺和陈刚等教授组成的江苏省双创团队从中药中研发出一种叫越鞠丸的药物来治疗抑郁症。他说,目前来看越鞠丸治疗抑郁症有非常明显的效果,但具体的机制还要进一步研究。此外,王福顺还专门发明了一种名为高端磁刺激的仪器来治疗抑郁症。王福顺说,在美国,已经发现可以通过电场来刺激迷走神经调节人的情绪,但是这种治疗方式需要通过手术,把电极埋藏迷走神经周围。而他发明的高端磁刺激仪器是利用磁场变化来刺激迷走神经,无需手术,是无创的,而且携带方便。
  “当患者情绪不高时,我们以磁场刺激迷走神经让其情绪高涨,这可以真正实现我的情绪我做主。我们给发明的这个仪器申请了专利,目前也正在准备全面投产。以仪器来治疗抑郁症不会带来任何负作用,能为广大患者带来福音。”王福顺如是说。现在他正在联合深圳美康特医疗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开发该产品,希望能够尽快投入市场,为抑郁症患者带来福音。
  

为治疗癫痫力求探索


  王福顺告诉记者,情绪心理研究所有两个主要的研究方向,一个是抑郁症的治疗,一个癫痫的治疗。癫痫和抑郁症一个是神经过度兴奋,一个是神经过度抑制,而且可以共病。这也是王福顺的合作者南方医科大学高天明教授的主要研究方向。
  癫痫和抑郁症都已有几千年的历史,可以说贯穿于整个人类历史。王福顺说,在国内关于癫痫的记录可以追溯到最古老的医学书籍《黄帝内经》。在西方,有关癫痫的记录也可以追溯到文明的开始。“英语中癫痫的单词是seizure,意思就是‘被上帝抓住’,或魔鬼附体的意思。因此,对于这些病人的治疗就是上绞刑架。幸运的是,现代医学已经消除了这种迷信的说法,把癫痫定义为神经元群的异常同步性兴奋。”
  据报道,目前全世界约有五千万人患有癫痫。随着神经解剖学和电生理的发展,人们对癫痫的机制和发作有了一定的认识,但是对于癫痫的治疗仍然不理想,治疗仍然停留在对症治疗阶段,而不能起到预防目的。“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有许多新抗癫痫药物被推出,但是也只有一半的病人能够得到有效地治疗。20%的病人只在某种程度上得到治疗,30%左右的病人的症状得不到控制。因此,需要研制新的药物,或更深入地研究癫痫的发病机理。”
  目前,治疗癫痫主要有3种方式:调节离子通道(钠离子、钙离子和钾离子通道),降低兴奋性传递,增加抑制性传递。在星形胶质细胞上有丰富研究经验的王福顺,以星形胶质细胞为突破点,研究癫痫患者星形胶质细胞的变化来寻求治疗癫痫的良药。他说,上世纪初,人们也曾注意过星形胶质细胞,癫痫患者的发病部位都有星形胶质细胞明显增加的现象。“胶质瘢痕结构是人类癫痫疾病的重要结构特点,当时的观点是星形胶质细胞可以通过引起神经元兴奋性增强来诱发癫痫,但是除了结构方面的星形胶质细胞瘢痕以外,研究人员又没有找到其他方面的证据。直到最近,研究人员认为星状胶质细胞释放谷氨酸可以诱发神经元产生慢性内向电流,这种内向电流类似于癫痫去极化转换。因此星形胶质细胞很可能在癫痫的发作和传递中起到重要作用。我们将在星形胶质细胞与癫痫上的作用进行深入研究,为更多癫痫患者解除病痛。”
  在最近的研究中,王福顺与合作者发现了星形胶质细胞可以释放三磷酸腺苷调节抑郁情绪,这为抑郁症的治疗提供了新方法;此外,他们还发现了星形胶质细胞可以通过肾上腺素调节情绪和注意力。这些研究为将为许多心理疾病治疗提供新的方式。
  

智商和情商的较量


  关于智商(IQ)与情商(EQ通常是指情绪商数)谁更重要?这一直是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在这次采访中,记者也向王福顺询问了这一问题的答案。
  王福顺没有直接给出答案,而是以一个例子加以说明。他说,清华大学的副校长施一公在为清华大学研究生新生作报告时说,他认为自己成功中最不重要的素质就是IQ。在王福顺看来也是如此,“智商固然重要,但情商更重要。现在不是一个人单枪匹马就能成功的时代,社会的发展必须有合作,这个合作的过程中情商比智商起到的作用要更大。”王福顺还说,情绪的教育要趁早。“智商可以后天培养,情绪则不一样。情绪的发展有个固定时期,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情绪在人的发展中有如此重要的作用,但在国内却忽视了情绪的教育,只是重视智商的教育。王福顺告诉记者,国外非常重视情绪的教育。2004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向世界各国提出了对中小学生进行社会情绪教育的要求(social and emotion learning)。目前许多发达国家进行了相应措施,比如美国,从学前班就开始开设情绪的教育,并编写了许多教材。而国内不要说中小学,就是大学心理学专业的本科生都没有专门的情绪心理学教材。在这种状况下,王福顺首次编写《情绪心理学》教材,他说这是国家第一本情绪心理学规划教材,填补了国内情绪心理学教材的空白。
  情绪心理学是目前的热点学科,但是国内的研究却迟于国外近30年的时间。王福顺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带动国内更多的人投入到情绪心理学研究中,也希望国家能对情绪心理学给予足够重视,使情绪心理学在国内掀起研究热潮。

分享到: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