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登录科学中国人官方网站!!
新浪微博|网站地图|联系我们|旧版回顾
李国培:用“芯”呼吸 匠心前行
——记深圳市康风环境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国培

作者:本刊记者 祝传海  来源:科学中国人  发布时间:2018-08-30

导读:  康风是一家以守卫人类呼吸安全为己任的空气净化企业,也是李国培在经历一个个折戟沉沙的长夜后培育出来的最娇艳的花朵。康风之前,他的人生还在各处摸爬打滚;康风之后,他人生的战鼓正式擂响。

  ——记深圳市康风环境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国培


  本刊记者  祝传海
  
  
  

  
  对李国培来说,2016年是他人生中极为不平凡的一年。
  这一年的9月5日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深圳市康风环境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风”)承办了“2016呼吸健康与安全论坛”;11月22日在深圳会展中心,康风参加了“中国国际高新技术成果交易会”。在两次会议上,亮相的康风医用空气消毒净化机,受到行业内专家学者的一致好评。
  这一年,康风参加了“创投中国·中小企业投融资挂牌上市服务中心”创投好项目融资挂牌上市金融考察交流对接会路演。在交流会上,康风产品收获了现场30多家投资机构的一致好评,获得了“最佳投资价值企业”荣誉称号,并与某创投机构签署了“项目投融资意向书”。
  康风是一家以守卫人类呼吸安全为己任的空气净化企业,也是李国培在经历一个个折戟沉沙的长夜后培育出来的最娇艳的花朵。康风之前,他的人生还在各处摸爬打滚;康风之后,他人生的战鼓正式擂响。
  

半路出家
——人生如棋,落子无悔


  每一个认真对待生活的人,都有一颗不安分的心。
  年越古稀的李国培从小就有一颗不安分的心,也有敢于推倒一切从头再来的勇气与信心。
  2013年以前,李国培从事高端门窗的研发工作。在高端门窗领域小有成就的李国培把门窗产品出口到了美国,并因门窗设计匠心独运,质量过硬,在美国收获了旧金山建材博览会最佳产品奖与美国《门窗》杂志评选出来的最具创新奖;甚至连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加利福尼亚州的高尔夫球场的门用的都是李国培团队研发的产品。然而,这座被李国培一手经营起来的高端门窗制造王国,在2008年金融危机的冲击下轰然倒塌。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我们在美国的总代理也破产了。当时,我有90多万美元没收回来,对我们小企业来说,90万美元是一笔不小的费用,决定着一个企业的生死存亡。金融危机期间,美国的业务倒下了,国内又没有开拓出新的市场,我们处在一个非常困难、非常危险的境况下。”李国培说道。
  其实,高端门窗制造并不是李国培的专长所在。作为中国“文化大革命”之前的大学生,李国培是一个地道的理工男。1967年,李国培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原华南工学院机械工程系)。在年轻时,他就已经成为中国最早的技术尖兵。上世纪70年代初,他主持研究设计的“无铁芯工频感应炉”解决了当时军工生产的关键技术装备;70年代末,他又利用“多次冲击抗力”和“低碳马氏体强化”等理论,解决了一系列工程上的技术难题,成为贵州三线建设的功臣。80年代初,经过上百个日夜的攻关,他解决了内燃机行业基础零部件——活塞销生产中的技术难题。与传统工艺相比,他提出的新工艺功效提高、能耗降低,产品质量更稳定,得到时任国家机械工业部副部长、总工程师陆燕荪的支持,并在全行业得以推广,使用该工艺生产的产品大批出口到国外。到80年代中期,他又为寻求真相,探索进口设备的设计缺陷,为国家挽回了重大的经济损失......
  而从工程设计走上高端门窗研发,则是他于机械工程专业中开辟出的另一条蹊径。他说,在进入该领域之前,他主要对工程隔音方面进行探索研究并取得多项专利,而后便阴差阳错跑到了门窗领域。在深入之后,他发现高端门窗制造不仅和以前的工作有一定关联,还有非常大市场需求,于是,便决定投身去做高端门窗的研发。
  2008年以前,李国培把高端门窗制造做得风生水起,2008年的金融危机却让李国培陷入破产的边缘。这看似给了李国培当头一棒的金融危机,实则为李国培迎来了打开事业发展的第二个高峰。当然,在迎来第二个高峰之前,他也经历了一个寒风凛冽的“严冬”。
  就在李国培门窗制造王国在生死存亡关头徘徊之时,国内一家公司看到他们研发的产品后,马上找到李国培并与其商谈合作事宜。在该公司盛情邀请下,经过一番考察后的李国培把自己的整个公司全权交给这家公司管理,而他则带领一个队伍全心投入到门窗高端技术的研发中。在李国培把自己研发的核心技术、发明的专利全权交给公司管理,为公司带来丰厚的利益后,李国培才发现自己掉进了一个巨大的陷阱。
  “与这个公司合作两年后,我才发觉自己被骗了,不但没有拿到一分钱,还陷入几百万元的债务中。2012年,我便与该公司彻底决裂。那时,我一无所有,对外界说是自己投资失败了,实际上则是自己被骗了。”
  被骗的经历带给李国培的不是一蹶不振的消沉,而是彻底激起了他心底的不服气。他不相信就这样被打倒了,再次创业的想法这时开始在他心中发酵。
  自2011年以来,雾霾便开始侵袭各大城市。看到了空气污染和健康环境巨大的市场需求后,李国培不顾家人劝阻,决定转战空气净化领域,并于2013年创办了深圳市康风环境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带领团队攻向室内致病微生物、细颗粒与超细颗粒物、甲醛甲苯等室内污染物。
  从工程设计领域到门窗制造领域,再到空气净化领域,不服气一直是李国培内心最大的驱动力,只要有这份坚持在,他就不会倒下。同样,这一次次的归零也恰似李国培对人生作出的自我阐释,“一次次推倒重来,不断探索,从不止步,这样的生活才有意义”。同样,这也是李国培“不安分”的源头,这份“不安分”也源自他真诚对待生活,永不言败的追求。
  

高扬风帆
——宁可一思进,莫在一思停


  从2013年开始,全国多地灰霾污染频发,一些主要大城市大气细颗粒物PM2.5严重超标,对城市空气质量和人体健康等造成了巨大危害。如果人呼吸的空气不健康、不安全的话,轻者可能导致鼻炎、支气管炎等慢性疾病;重者更可能导致白血病、肺癌等致命疾病。
  面对室外空气的严重污染,缩短在室外停留时间成为很多环保和公共卫生专家对公众自我保护的建议。然而,除了室外空气有污染外,室内空气也存在严重污染。“室内空气污染往往被人们所忽视,其实,室内空气污染是危害人体健康的另一个重要因素。人们大多数时间停留在室内,室内空气污染累积暴露产生的健康危害越来越引起人们的高度重视。”李国培说。
  随着空气污染事件的频繁发生,空气净化器成为抢手货,人们对空气净化器的了解和需求也逐步增加。近年来,中国市场上不断涌现出大量的空气净化器品牌。据报道,2015年12月,“空气净化器”一词的搜索量达到峰值,12月20日至26日周平均搜索指数为24304,而在此之前的2011年1月至2014年12月,周平均搜索指数的最高值为9556。
  “现在,空气净化器市场成为一块诱人的大‘蛋糕’,自2013年爆发性增长后已经进入了第5个年头。面对空前的大市场,各种黑马逆袭、新锐上位的故事在这个行业里不断上演,大家都争相去分食这块蛋糕。”李国培说,空气净化器迎来了发展的春天,国内空气净化器市场中除了有三星、海尔、飞利浦、亚都、远大、夏普等传统大品牌,近两年来,连小米、猎豹这样的互联网公司也杀入这一行业,似乎他们都站在了环境改善或者大健康的风口之上。
  然而,虽然国内涌现了众多空气净化器品牌,但外资品牌却凭借雄厚的品牌实力与技术优势在空气净化器市场大展拳脚,占据着国内市场的主导地位。线上销售以京东为例,搜索空气净化器共出现1.7万款产品。销售排名前10位的产品品牌中,9款都是外资品牌。数据显示,线上市场占有率排名前10位的空气净化器品牌的零售额综合占整个线上市场的53%。而在线下市场,外资品牌更是占据了线下零售额的80%。“在净化行业占统治地位的还是国外的品牌,国内有几百个品牌但其销量只占总体销量的30%。”李国培说。
  是什么原因导致中国自己的空气净化器品牌没有市场竞争力?“缺乏核心技术”,李国培脱口而出。
  空气污染愈演愈烈,在减轻大气污染的基础上,做好个人防护,来减轻全身各系统疾病的发生成为重中之重。但是,中国的空气净化器的普及率不及1%,相比之下仅为欧美日韩等发达国家的1/10。而要提高中国空气净化器普及率,让人们畅快安全的呼吸,研发拥有自主核心技术的空气净化器是必要前提。
  看到市场之需与行业之缺呈现出的矛盾后,2013年,李国培为研发能与国外空气净化器品牌比肩的中国品牌空气净化器行动起来。
  与室外空气污染不同,室内空气污染主要集中在甲醛与致病微生物污染。在研发之初,为探清众多品牌空气净化器对甲醛、细菌病毒的祛除能力,李国培把市场上最负盛名的多款空气净化器买回来并进行“解剖”,一一对比它们的净化祛除能力后,李国培发现其净化效果都不理想,特别是在湿度大的环境中,其净化效果更是不如人意。
  “我想,要使空气净化器达到理想的净化效果,必须要把‘湿度’这块短板补上。于是,我便从空气净化器‘湿度’这个问题入手。”李国培说道。
  经过一年的埋头苦干,在几千次实验的验证下,2014年,李国培研发出了新型空气净化材料,并且,把自己的产品拿到第三方机构去检测,与其他产品相比,在温度和湿度一样的情况下,他们的空气净化器净化效果要高出一大截。正当李国培计划把他们研发的产品投放市场时,这一年市场上却突然涌现出上百个空气净化器品牌。和这些品牌相比,李国培认为他们的产品虽有优势,但缺乏特色。此外,李国培还认为,当时的市场竞争环境比较恶劣,市场混乱、产品良莠不齐,大量的产品利用市场需求以次充好。同时,新国家标准也尚未实施,广大民众很难区分产品的效能,而他们的目标定位是要做一台真正意义上超越所有竞争对手的产品。在这样的境况下,李国培决定,不把自己的产品推向市场,在进一步优化产品祛除甲醛等气态污染物能力的同时,他还要提高空气净化器的除菌能力,形成自己的特色。
  又历经两年的研究,李国培研发出了AOP-KF固体碱新型空气净化消毒材料。该固体碱与低温等离子体协同作用,可以有效治理室内空气致病微生物、甲醛甲苯、细颗粒与超细颗粒物等污染。2016年9月5日,康风在北京承办了“2016呼吸健康与安全论坛”。在论坛上,康风正式向市场推出了首款医用空气消毒净化机YKJ2000F-A01和YKJ1000F-A01,产品一面世便在社会上掀起了一股康风热潮。以YKJ2000F-A01为例,其除菌率5分钟为99.63%,10分钟为99.99%,15分钟>99.99%;细颗粒物(PM2.5)和超细颗粒物(PM0.1)的祛除率10分钟>99.99%,黑曲霉菌除菌率30分钟>99.99%。上述各项指标大幅领先国内外空气消毒净化产品。
  “AOP-KF固体碱一举攻克了‘高湿度环境祛除低浓度游离态甲醛’的难题,并首次将高级氧化技术成功应用于室内空气净化领域,这能够将室内空气中的污染物转化为无害或危害较小的化合物,从根本上净化空气。不管在国内还是国外,之前用于气体的高级氧化技术都要用高压强电场,而我们研发的AOP-KF新技术不采用这种高耗能、高成本、体积大的方式,就可以快速、高效祛除致病微生物和甲醛等强极性气态污染物。光固体碱是不能祛除颗粒物的,它只有与等离子体协同作用才能同时祛除颗粒物。AOP-KF固体碱的室内空气除菌效率与世界上现有技术相比高3~4倍。”李国培欣慰地说道。
  

乘风破浪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李国培董事长,KJ900F净化室内空气的效果非常理想。我有30多年的哮喘病史,呼吸不顺畅,每晚几乎跪着抱着枕头睡,晚上还要不停地喝水,过去我每晚只能睡2到3小时,自从用上这台净化器后,我完全能像正常人一样睡了;并且,在都市粉尘造成重污染的天气,摆放KJ900F净化器的房间没有发现粉尘。非常感谢你研发的高科技的空气净化器,让我在70多岁时用上它,拥有了一个好睡眠。”这是来自有42年哮喘病史的四川省交通设计院退休高级工程师刘荣华的反馈。
  “李总,自用了康风空气净化器以后,我的支扩、支气管炎、慢阻肺等引起的咳嗽已经明显减少了,现在半年来几乎都不咳嗽了,感觉精力充沛,像换了一个人一样。”这是来自患有慢阻肺、支气管扩张的广州德华机械一位李姓副总的反馈。
  “李总,我家小儿发烧,伴有轻微的喉咙疼,使用康风空气净化器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就好转了。在春节前,我和我大儿子都出现了发热、流鼻涕、喉咙疼症状,使用一晚上康风净化器后,症状都好转了。非常感谢李总研发的这款空气净化器。”这是来自宏商材料科技董事长的反馈。
  ............
  在康风空气净化器推出后,李国培收到了很多这样的“感谢信”。这些“感谢信”便是李国培一路攻坚克难的动力所在。今天,在埋头5年之久后,李国培再一次戴上成功创业者的光环。那么,在这光环之下,他究竟是如何研制出中国人自己拥有核心技术产权的空气净化器的?又是如何使康风空气净化器拥有如此高的性能的?
  “康风设备没有使用HEPA过滤网。HEPA技术有两个缺陷。第一是在潮湿高温的环境中容易产生霉菌,这对人体的健康造成了很大的威胁。第二是HEPA的过滤网风阻大,要提高净化量就需要加大马力风机,这样的噪音让用户受不了。”李国培说,他们正是绕开其他品牌都用的HEPA过滤网,自主研发了AOP-KF固体碱空气净化材料才会收获这么理想的效果。
  在研发空气净化器最初,李国培就对空气净化器的除菌率、病毒灭活非常重视。他说,2014年韩国遭遇了死亡率高达30%的MERS病毒,由于没有类似中国SARS(非典)的经验,韩国的损失很大。而这类事情不断发生着,禽流感的肆虐,大规模流感的爆发,这其中的罪魁祸首便是空气中的致病微生物。它们的存在,不仅是各种疾病爆发的导火线,更导致了医院内严重的交叉感染。
  “医院是病菌聚集地、交叉感染的重灾区。这些年,在医院内发生严重交叉感染的新闻不断被媒体曝光。新生儿感染死亡、血液透析患者感染丙肝等事件频繁为院内交叉感染敲响警钟。”李国培告诉记者,据卫生部门统计,全国医院感染发生率接近8%甚至更高,平均每例医院感染患者住院时间延长14天,花费增加近6542元人民币,估计我国每年因医院感染造成的直接损失就在人民币150亿元以上。
  怎样来最大程度减少医院病菌,防止交叉感染?空气净化器发挥了作用。然而,医院不是封闭的小空间,是一个公共场所,空气是流动的,人员也是流动的。因此,小型的空气净化器无法解决这个问题,尤其是满足不了手术室及血液科骨髓移植病房的无菌环境要求。李国培说,目前,只有一些大型的三甲医院手术室、重症监护室等高要求的科室才摆有进口的高规格的空气净化器。医院进口的高规格的空气净化器费用昂贵,一台空气净化器高达100多万元。
  费用高昂的医用空气净化器不仅使其普及率低,而且需要1小时才能达到除菌效果。而李国培研发的室内医用空气消毒净化器YKJ2000F-A01和YKJ1000F-A01仅需15分钟就做到了,并在30立方米的实验舱,除菌率>99.99%。
  现在,无论是康风医用空气消毒净化设备,抑或是家用版体积更为小巧的空气净化器都已经发售,并获得社会与市场一致好评。对于康风的成功,李国培说,只要坚信自己正在做一件正确的事儿,并且坚持不懈地做下去,身体里就会涌出源源不断的为之折腾、付出的力量,只要有这种劲儿,最后都会成功。
  李国培还表示,康风的成功也得益于对空气净化器关键核心技术的掌控。“在别人的墙基上砌房子,再大再漂亮也可能经不起风雨,甚至会不堪一击。我们必须研发属于自己的核心技术,只有打造出最刁钻、严苛的产品,在客户面前,甚至在国际最尖端的品牌面前才有最大的底气。”关键核心技术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然而,关键核心技术要不来、买不来、讨不来,惟有沉下心精雕细刻才能出奇制胜、独占鳌头,一次次打磨技术的康风做到了。
  

继往开来
——博学不穷,笃行不倦


   “那时,全国雾霾严重,PM2.5一下子刺痛了国人的神经,原来我们生存的环境使呼吸都变得这么困难。”在采访中,当再次问起成立康风的缘由之时,面对空气污染的现状李国培仍旧是满脸的沉重。他说,不仅仅是PM2.5,甲醛、甲苯、细小颗粒物乃至细菌都危害着我们的呼吸健康。那几年,他也经常反问自己,为什么我们生活条件越来越好,却不能创造更好的生存空间?再加上身边的好友因装修污染患白血病去世,更促使李国培思考该如何让人们更安全畅快的呼吸。在一番考量之后,李国培毅然选择在古稀之年投入室内空气净化的研究,并在2013年一举成立了以“专注人类呼吸安全,着力改善地球呼吸环境”为伟大使命的康风。
  作为一家致力于空气消毒净化新材料研究与相关技术、设备的开发,集研发、生产、销售与技术服务为一体的高新技术企业,康风以守卫人类呼吸安全为己任,致力于打造全球空气净化行业的标杆品牌,为人类社会持续提供健康、清新、洁净的好空气,将洁净空气带给每一个人。
  李国培说,强大的科研团队是创新的基础,过硬的实验环境是品质的保证。因此,康风自成立之初便重视人才队伍与实验环境的建设。目前,康风拥有强大的研发团队,团队成员均有多年相关专业知识和开发经验,这为项目开发硬件、结构、净化处理、检测、架构、工艺等工作提供了人才支撑。同时,康风还有一流的实验环境:拥有一个国内罕见的60立方米实验舱,及两个30立方米、三个3立方米实验舱,为实验研究提供了强大硬件支持。
  “我们从研发、生产到最终成品,每个环节都有严格监测,每个产品都要经过上百道专业测试。我们的厂房面积2000m2,拥有两条自动化生产线,可确保核心原材料AOP-KF固体碱生产;与上市公司和大企业合作实现月产100台医疗空气净化器和10000台家用空气净化器的生产能力,能够保证产品供给。”李国培说,用“芯”守护人类呼吸安全,是康风人一贯秉持的态度。同时,这也是他人生追求的终极目标。
  目光炯炯有神、言语清晰和缓,从李国培身上看不出作为一名创业者的锐利,反而流露出一种儒雅的学者风范。也许正是这种儒雅的学者风范让他敢于对人生说“不”,敢于从头再来,并将一位学者的韧性发挥到极致。在致力于室内空气净化研究的同时,李国培又投身到空间站空气环境净化研究中。2016年12月20日,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空间微生物学与感染专业委员会成立大会在北京举行,李国培当选委员会常务委员,与一众专家学者为中国航天梦贡献力量。
  人生虽古稀,创业无穷期。如果把创业比作象棋中的楚河汉界的话,那么,未越过楚河汉界以前会有重重危险,但只要勇往直前,一旦“过河”之后就会扭转整个战局,迎接胜利的曙光。对李国培来说,两年之前,康风都已跨过了宽广的河面,但这并不表示征途已经结束。在他看来,只要空气污染一天没有消除,他与康风就得为守护人们的健康呼吸而战,直至永远。

分享到: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