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登录科学中国人官方网站!!
新浪微博|网站地图|联系我们
做百姓用得起的好药

来源:  发布时间:2016-03-15

——记2015年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获得者、丽珠医药集团首席科学家侯雪梅
  
本刊记者 张 羽 吴应清
  
  创新研发是医药产业永恒的主题。对医药产业而言,无论是研发原创的新药,还是仿制其他专利到期的药品,都需要不断革新。“我们希望创新的好药可以惠及更多患者,也为企业带来收益,实现社会、企业和患者的多赢。”呼吁推动医药产业创新发展的声音不绝于耳。“十二五”期间,我国在重大新药创制投入400亿~500亿人民币,为医药企业创新提供了平台。丽珠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1985年1月。30年栉风沐雨,30年风雨兼程。他用最朴素的方式,阐述了药物产业化过程中最孤独也是最精彩的路程;他用躬身科研与产业生产相结合的实践经验,让我们看到了中国医药事业发展的前景和中国人的智慧。
  2016年1月7日,2015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召开的前一天,记者在北京国二招宾馆见到前来领奖的丽珠集团首席科学家侯雪梅。一袭粉紫色系套装,干练果决而又风姿绰约。丹唇未起笑先迎,平易近人是侯雪梅留着记者的第一印象。在清茶升腾起的氤氲中,侯雪梅向记者讲述了她和丽珠、消化药、创新药艾普拉唑的故事。
  
美丽人生
  
  侯雪梅,丽珠医药集团首席科学家,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她在丽珠集团的研究所岗位上专注消化药物研发近30年,参与了丽珠集团著名的“丽珠得乐”等多项创新药的研发,于2008年获“广东省改革开放三十年医药行业十大科研之星”称号。作为项目负责人,她带领团队历时13年,将我国消化领域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1.1类创新药艾普拉唑研发上市。其中“一种艾普拉唑肠溶片剂及其制备方法”获2015年度国家专利优秀奖,极大推动了我国创新药的研究发展。作为2015年度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项目“原创新药艾普拉唑研发与产业化”的第一完成人,侯雪梅这次来北京就是代表丽珠集团站在国家科技的最高奖励舞台上,领取属于她个人、属于整个研发团队的荣誉。
  而在荣誉与科研之下的侯雪梅并没有科学家、工程师的架子,甚至在交谈之中还不时透露着小女人的天真与妩媚,似乎所有的干练都用在了工作上,而在生活中回归到了一个最基本的状态。在她的讲述中记者了解到,她的父母是山东人,当年支援边疆建设去到了新疆。侯雪梅从小在新疆的糖厂长大,在老师“你们糖厂的小孩是不是因为糖吃多了,怎么都这么聪明”的夸赞声中考入和南京的中国医药大学并称“北药南药”的沈阳药科大学。那时的她才16岁。
  沈阳药科大学学风扎实、严谨。在四年的大学生涯中,侯雪梅虽然喜欢参加各式各样的文艺活动,但课业成绩始终优异。毕业实习阶段,整个专业只有两个校外实习名额,代表着学校的形象,侯雪梅就是其中之一。在广东韶关做完了毕业专题,她爱上了南方城市的四季如画。通过积极争取,她进入了在珠海刚刚成立两年的丽珠集团。这一年的侯雪梅才19岁。
  “当时的丽珠集团只有140人,远没有现在的规模。我也没有想到能在这里一干近30年,伴着丽珠集团一路成长到现在。”回忆起初入丽珠的日子,侯雪梅在车间各个岗位上实习,勤劳肯干,获得师傅的称赞。几个月后她调到研究所从事消化药物的研发工作。她首先参与的就是家喻户晓的“丽珠得乐”的研发。
  在1988年至1991年期间,侯雪梅参与了丽珠得乐颗粒剂、片剂、胶囊的研发,之后又参与了复方乌槟颗粒的项目。紧接着从2001年到现在的15年的时间,她和她的科研攻关团队开始对新的消化胃药的研制发起漫长的攻关。
  “本来是想工作几年就出国的,但是丽珠的人情味和积极进取的风气让我觉得更应该珍惜好眼前的工作和生活。”侯雪梅总说自己没有远大的志向,只想一步步踏踏实实把眼前的事情做好。在近30年的时间,她除了创新药的研发,也陆续取得了16个仿制药的生产批件。她与香港大学合作,首次确定了在胃酸条件下丽珠得乐的结构,并在美国化学杂志上发表论文,影响广泛,因此全票通过教授级高工的职称审评。
  一路走来,从一个懵懂的小女孩成长为丽珠集团的首席科学家,侯雪梅带领团队研发出一个又一个的创新药品。时光虽然没有永久定格侯雪梅在实验室、药厂留下的每一个美丽身影,但却用结果说明,她的付出值得今天获得的一切荣誉。
  
自主研发胃药艾普拉唑
  
  消化道药物是侯雪梅的主要研发内容。消化性溃疡是一种常见的多发性疾病。其病程长、易反复,是消化道肿瘤发病的重要诱因。我国消化性溃疡发病率高达10%(约1.3亿人),该病会引发癌变。我国每2~3分钟有1人死于胃癌。2014年我国就医消费高达215亿元,给家庭和社会造成巨大负担。
  临床治疗药物以抑制胃酸分泌的质子泵抑制剂(PPIs)为主,市场占有率94%。全球仅有5个同类药物上市,均由国际制药巨头研发并垄断,且临床上存在抑酸时间短、个体差异大、药物相互作用多等缺陷。
  侯雪梅和她的团队在国家发改委和科技部等11个项目支持下,历时13年研发出中国消化领域第一个1.1类专利新药艾普拉唑,临床应用证明可显著改善同类药存在的缺陷。艾普拉唑具有抑酸活性最强、起效快等特点。它作用时间长,半衰期3.5小时,比其他同类药物平均1.5小时的半衰期延长一倍多时间;通过体内、体外试验证明,艾普拉唑对不同代谢型病人没有个体差异,药物相互作用小,不良反应更少等特点。在研发与产业化过程中,团队有效解决了杂质、结晶控制以及制剂稳定性等难题,取得了巨大的创新成果。
  2014年1月10日,国家发改委对2008年国家发展改革委生物医药、生物医学工程、生物育种高技术产业专项项目“创新药艾普拉唑原料及制剂高技术产业化示范工程”进行验收,成果卓越:“项目促进产业升级,生物医药创新型人才培养,提升中国药企国际影响力,有利于降低产业中仿制药同质化竞争现象,为国内企业走上创新的道路起到示范作用。”
  目前,艾普拉唑有两项新药证书,已申请37项发明专利,其中14项为国内授权专利,9项为美国、欧美、日本等9国授权专利。制订国家新药标准2项,并向中国药品生物制品检定所提供3个标准物质。2014年4月,在中美欧日韩第11次五国知识产权副局长会议上,艾普拉唑专利作为案例与大家分享。侯雪梅和她的团队通过艾普拉唑在国内外杂志上共发表文章43篇,受到了消化道领域权威专家的一致好评。
  目前,艾普拉唑肠溶片(壹丽安)已在北京大学第三医院、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等1728家医院、超过125万名患者使用。临床研究组长单位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评价:“艾普拉唑与目前在中国已经上市的5种质子泵抑制剂(PPIs)相比,强效抑酸,抑酸活性优于临床常用的PPIs,更有效控制夜间酸突破;达到最佳抑酸治疗效果每日只需要5~10mg,剂量最小;不受CYP2C19酶基因多态性影响,不同代谢型患者间疗效无个体差异,安全性良好,不良反应全球监控。”
  艾普拉唑上市初期曾收到多方质疑,但随着药效的日益显著,好评如潮,铺天而来。作为上市的第六个质子泵抑制剂,艾普拉唑拥有着卓越的抑酸效果。许多患者服用了长时间的雷贝拉唑、奥美拉唑等药物,见效慢、效果差,并没有显著改善病情。在推广人员的积极介绍与建议下,一些医院根据病情开始使用艾普拉唑,使用量连年翻番,深受医生和患者的好评。许多患者通过艾普拉唑解除了困扰自己多年的溃疡病症,对医院、对艾普拉唑感谢备至。许多医院的医生都随身携带,成为艾普拉唑的使用者。
  2008年,艾普拉唑全球首家上市,在未进入国家医保的情况下,截至2015年年底,累计销售额8亿元。预计今后将以每年70%的幅度快速增长,未来5年内可实现年销售额20亿元。
  谈到艾普拉唑,侯雪梅是骄傲的。因为艾普拉唑不仅仅是她和丽珠的研发团队研制出来的普通胃药,更是第一个由中国自主研发的PPI,填补了国内空白,对中国医药行业自主创新起到了示范作用。它的研发与产业化关键技术具有自主知识产权,成果达到国际先进水平,产品质量达到国外同类产品标准,打破了国外在PPIs领域对我国的技术封锁,改变了我国市场没有自主PPIs药物的局面,推动了我国药品行业的科技进步,取得了显著的社会和经济效益。最重要的是,它为广大患者带来了巨大的福音。
  
美女团长的团队
  
  在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面前,侯雪梅始终认为,这不是她一个人的荣誉,她只是代表她的团队来领取这个奖项。这份荣誉属于团队里的每一个人。丽珠研究院美女云集,侯雪梅是这个美女军团的团长,她喜欢这个称谓更胜于首席科学家。当然,她的“美女团”里不只有美女,也有帅哥。而在她这个“美女团长”带领下的,团队里的每一个名字:刘然、胡海棠、周月广、周淑芳、秦湘红、孔祥生、金鑫、陈剑、肖鸿等等,都值得永远镌刻在国家消化药物进步的里程碑上。
  “2001年,艾普拉唑项目启动,我作为制剂方面的负责人,有幸成为项目组一员。当时项目组按照新药研究的内容又分为原料、制剂、质量研究、临床和市场等5个子项目组,每个子项目均有负责人和协助人。负责的都是各领域专业最强、责任心最强的人。虽然很多人都没有研发创新药的经验,但大家学习劲头十足,认真、严谨、科学地完成各项工作。”2004年,侯雪梅开始担任项目经理,她兴奋又忐忑,因为研发创新药并产业化上市,是多少新药研发从业人员、专家教授甚至院士的终生梦想。
  有不少人怀疑他们能否做出新药,有的人甚至对侯雪梅说:你做到头发白了也做不出来。但侯雪梅和她的团队秉承“不抛弃、不放弃”的理念,无论是药物研发、临床监查还是市场策略,都认真对待,严格完成。从2001年到现在,前后陆续有150人参与此项目的研发工作。正是通过团队的不懈努力,艾普拉唑才能顺利问世。在攻关的过程中,浸透着团队上下所有人的汗水与心血。
  艾普拉唑是多中心临床试验,临床单位有20多家医院,为了争取最短时间完成临床总结报告和小结表盖章,团队中的监查员2天内去了北京、昆明、西安和太原4个地区,横跨大半个中国,累得耳鸣、月经失调,但毫无怨言。临床监查员甚至在母亲生病住院期间,仍然坚持在工作岗位。而药物合成、制剂和质量分析人员,经常牺牲自己的周末休息时间甚至通宵加班工作,这些情况在整个研发过程中几乎是常态。大家都把最饱满的热情和积极性献给了艾普拉唑的研发。
  侯雪梅要求团队成员要有积极正面的心态,凡事不抱怨,有事情立刻解决,不推诿。“有些工作你必须做,那为什么不高高兴兴做呢?那些爱抱怨的人我就会离他远一点。”侯雪梅认为做事的计划性非常重要。她要求成员合理安排时间。每项试验要先写好方案,大家讨论后再实施,避免遗漏。其次,有问题主动沟通不要猜。“创新药本身就难,艾普拉唑又特别娇气,大问题每步有,小问题天天有。”她还要求团队成员要及时汇总整理。“失败是成功之母?错!反省是成功之母!”“越努力,越幸运”。无论是工作还是家庭,从事的项目或者是拿到国家奖,侯雪梅都坚信,成绩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都是通过自己努力得来的。
  就是靠着这种百折不挠的精神和坚定信念,侯雪梅和她的团队完成了创新药艾普拉唑的研发工作,为患者奉献上一份真诚的礼物。而在这份真诚背后,是以侯雪梅为代表的整个丽珠集团研发团队人员对社会浓浓的责任感。“我很幸运,能来到丽珠,能和这样一个充满朝气的团队一起工作。我期望凭借自己的能力,和我的团队一起,将艾普拉唑这条曲折的道路继续走下去,做老百姓用得起的好药。”侯雪梅坚定地说。
  
汗水与感恩
  
  在艾普拉唑的研发过程中,侯雪梅不断强调团队的拼搏和自己的幸运,却很少谈及自己的付出。但如果不是她作为牵头人的不断奉献,如何能在人才济济的丽珠集团脱颖而出,带领团队在漫长的研发道路上坚持到今天,取得卓越的成果;如果不是她自己的努力,她的人生也不会朝着目的不断前进,成就现在的辉煌。
  “侯工的成功绝对不是一个偶然。”和侯雪梅共事多年的同事都这样说:“她有一个非常好的习惯,一个习惯足以成就一个科学家。她经常对身边的人说:‘有规矩才能成方圆。’她也是这样严格要求自己,身体力行地为身边的人做出榜样。在什么时间干什么事情,每件事情都有板有眼绝对不含糊。而一个具有良好的生活习惯的人,可以影响到她的工作、学习、事业中,包括她的团队。”
  工作上的侯雪梅目标明确,做事清晰有条理。她遇到困难绝不回避,直面解决。“我每周去合成厂都是高高兴兴去,因为这一周产生的所有问题都解决了;但是回来的时候又带着一堆新的问题,要再解决。我沮丧过、焦虑过,但从来没有放弃过。艾普拉唑的整个研发就是在这样一个不断解决问题的过程中不断向前推进。”
  从“改革开放三十年医药行业十大科研之星”到“广东省科技进步奖一等奖”,到今日的“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侯雪梅感恩身边所有给予她帮助的人。她感谢丽珠集团对于创新的重视。丽珠每年以销售收入的5%以上投入研发,平均每年研发费用支出超过2亿元,还成立了博士后科研工作站,设立风险基金,鼓励研发人员进行创新性研究。同时丽珠不断引进国内外顶尖技术人才,以创新平台为依托,着力创新。侯雪梅庆幸,没有集团提供的平台,就不会有一个又一个的丽珠创新药问世。
  侯雪梅也感恩她的同事、她的团队。“他们都是最棒的,而我所能做的就是更多地去关心他们,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她是研究所有名的红娘,撮合了好几对姻缘。她也和她的美女帅哥们讨论流行的电视剧、电影——尽管她根本没有时间去追剧。她说她最愉快的事情就是加班的时候和大家一起在办公室吃盒饭,所有人都高高兴兴地讨论工作内容,互相交换身边发生的琐碎小事。“人生最美好的是被信任和被关心。而我就是在这样一种环境中不断进步的。”侯雪梅开心地说。
  侯雪梅更加感恩自己的家人。“我的工作非常忙,对家里的关注非常少。但我的家人都非常能够理解我。老人们支持我工作,女儿自己也非常努力,很少让我操心她的成长和学习。尤其是我的先生,在他自己非常忙的情况下还照顾我的生活。在我情绪不好的时候做我倾诉的对象,给予积极正面的引导,对我帮助很大。可以说,没有我先生,就没有现在的我。”侯雪梅和先生相识于韶关实习的时候。之后先生从韶关追到了珠海,一直并肩度过了许多艰苦的岁月。“感恩遇见,何须理由。”侯雪梅谈起先生,满是幸福的笑意。
  业余生活中的侯雪梅经常旅行、拍照。她以包容的心态、欣赏的眼光去发现沿途的美景,去体会生活的美好。在谈到下一步工作的时候,她直言工作重点还是在艾普拉唑上。她和团队要进一步研发新的剂型,做四期临床实验,继续扩大样本量并考察安全性。“事实已经告诉我们艾普拉唑的前途是光明的。我们也要坚定地走下去,不只为了我们自己,也为了老百姓、为了社会的利益。”
  
分享到:
杂志
本期封面

2024年5月

上一期 下一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