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登录科学中国人官方网站!!
新浪微博|网站地图|联系我们
做好战略储备 守护国民健康

来源:  发布时间:2016-03-15

——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谢岩谈组织器官的保存与再造
  
本刊记者 张 姝
  
  谢岩与导师Zee Upton教授(中)及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杨银学院长(左)
  她是一位从宁夏走出去,又毅然回归的生命科学家,她是谢岩。
  
理想撞上现实
  
  2009年6月,谢岩获得“澳大利亚生命科学家”认证。2010年,她应邀参加了宁夏高层次人才洽谈会。会上,她遇到了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的杨银学院长,话题自然而然地转到了组织修复与重建上。这一次相当投机的谈话,让她认识到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在发展组织修复与重建事业上的决心和魄力。她决定重回故土,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科学中国人:您回国的重要机缘就是为了在宁夏发展“组织修复与重建”,到底它为何会让您如此牵挂?
  谢岩:组织器官的丧失或功能障碍是导致人类疾病和死亡的最主要原因,它是一个重大的健康问题,其医疗开支占国家医疗保健年总开支的一半左右。组织器官移植,是修复功能丧失组织或器官的重要救治手段。中国组织器官移植居全球前列,但移植来源是最短缺的国家之一。因此,解决组织器官来源匮乏问题,势在必行。
  科学中国人:任何一项研究的迁移,都要进行一个本土化的过程。在宁夏,当您要去筹建组织工程中心时,遇到了什么问题?
  谢岩:要开展组织修复与重建相关工作,平台的搭建是基础。宁夏此前没有相关研究平台,我们的工作必须从零开始。宁夏地处西北,思想意识相对落后,“组织工程”这一概念在宁夏是相当新鲜和前卫的。我们需要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阐述组织工程中心组建的必要性和可行性,期待得到大家的认同和支持。最终组织工程中心的建立被作为考察对象而处于静止状态。
  科学中国人:整个过程充满了矛盾,您既得到了认可,也遭受了否定。理想与现实间的巨大反差,会不会令您觉得沮丧?
  谢岩:留澳8年,我无形中已习惯了海外的生活模式和思想形态,回国后的调适必不可少。庆幸的是,由始至终,杨银学院长一直都在鼓励和支持我的工作,从未间断过。我曾经跟杨院长开玩笑:“如果不是因为您,我回国3个月之内就拎包走人了。”不过,只有通过不停地磨难才能成长,不是吗?2013年组织工程中心组建的项目陷入停滞状态后,我开始思考为什么,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在中国,天然的组织器官还未曾被合理利用和保存,再造组织器官对于宁夏来说的确是一个不接地气的项目。于是,我开始着手规划组建组织器官库。
  
迂回前进,不忘初衷
  
  2012年回国以来,虽然组织修复的相关项目因缺少平台无法开展,但回国的初衷从未改变。谢岩积极与烧伤整形、急诊、神经等临床科室互动,指导其设计科研项目、撰写科研基金及发表SCI文章,推进临床与科研的结合;同时积极推动医院组织器官捐献与移植的开展。她还承担起组织器官捐献移植培训及组织工程教学任务,着手组建一支专业的组织器官修复队伍,从未间断致力于推动宁夏地区组织器官修复事业的发展。虽然组织工程中心项目被按了暂停键,谢岩的坚持与执着成就了组织器官库的成功立项。她筹备的组织器官库进展顺利,预计在2016年6月正式运营。
  科学中国人:您提到转而建设组织器官库,这是一个怎样的项目呢?
  谢岩:组织器官库是一所医疗机构,占地面积1500平方米,预算5000万。我们所建设的组织器官库下设几个分支机构,如医用组织库、器官库和细胞库等,相对应的,它们分别负责人体组织、器官和细胞的获取、采集、运输、制备、处理、检验和储存等相关事宜。我们的目标就是有效解决细胞、组织和器官移植来源匮乏问题。组织器官库的建立对于推动宁夏医疗技术发展、提高临床治愈效果、延长病人生命、提高生命质量具有重要意义。
  医院领导及医务处了解洞悉该项目后,在政策、资金等方面予以大力支持。该项目也得到了中国人权发展基金会中国医用组织库慈善救助基金的赞助以及澳大利亚两位导师Zee Upton和David Leavesley教授的支持。我们致力于打造一个符合国际标准的平台,战略储备细胞、组织及器官资源,有效解决中国组织器官来源匮乏问题。
  科学中国人:得到宁夏自治区卫计委批复后,您和团队为此做了哪些工作?
  谢岩:目前,组织器官库已经有8名工作人员。我们积极开展组织器官捐献及移植、储存等相关工作,进展得很顺利。我们先是建立了项目实施方案、技术章程及工作流程,又通过组织器官库网页和宣传册,面向社会宣传组织器官捐献流程、政策法规。整体来说,组织器官库一期基础设备已经到位放置于临时平台,设备及耗材已经测试完毕,组织的处理、细胞的分离及冻存、三维皮肤组织的构建也已开展并顺利进行。
  科学中国人:在这项工作的进程中,您不只要做好一个管理者,还要兼顾起相关人才培养。您的原则和方法是怎样的?
  谢岩:作为一名管理者,我的原则是中西结合。隶属于中国特色的公立医院,经营具有西方特色的业务,我试图将东西方文化的优点结合,总结出一套合理完善的管理体系,使组织器官库优化运行。除此之外,我正在攻读西北大学工商管理硕士,不断学习怎样成为一名优秀的管理者。
  至于教学,我个人认为激发学生的主动性和能动性至关重要。我的导师Zee Upton教授认为导师扮演的角色应该是“make sure you on the right track”,要让学生在学习过程中,找到自己毕生喜欢的事情,不停地挖掘下去,无论遇到任何困难,都能找到合适的方法去解决。学习不是别人的事,是自己的事。只有认识到这一点,将来不管身处何方,面对何种困难,他们才都能生存下去。
  科学中国人:现在,组织器官库的运转情况如何?
  谢岩:目前组织器官库呈现出积极的面貌。每位员工都可以充分理解并热爱我们所从事的这项事业,并全身心投入。每位成员除了具备自己专业的特长外,还积极学习其他不同领域的技能,以实现无缝对接,保障组织器官库正常运行。组织器官库平台建设预计于2016年6月结束,但是组织器官捐献相关工作正常进行,组织的处理、细胞的分离及冻存已开展并顺利进行。另外,更多不同类型细胞、组织及器官的冷冻储存也将逐步开展。
  今后,我们还会继续推进组织器官库项目进展。一旦组织器官库正常运转起来,我们将借助组织器官库平台,进行组织器官再造研发,进而成立组织工程中心。天然组织器官的储存,加上人工组织器官的再造,才能从根本上解决组织器官来源匮乏问题。
  
采访后记:
  在谢岩看来,研究是探索、认识未知,发现、解决问题的过程。“研究赋予我机会不断学习新事物,不断地挑战自己,不断地提高解决问题的能力。我很喜欢做研究,研究无处不在。研究所得的知识和经验与人分享,被人借鉴是一件非常快乐的事。”她说。
  乐观积极的心态下,她的坚持与努力终于得到了认可。宁夏组织器官库的建设进展顺利,将于2016年年中竣工。结稿时,笔者得到消息,组织工程中心建设也将有望重启。祝愿组织器官的保存和再造研究在宁夏政府的支持之下,杨银学院长的领导之下,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各个部门的协助之下,谢岩的努力之下,组织器官库成员的配合之下,顺利开展,早日为组织器官的丧失或功能障碍的患者提供帮助。
  
专家简介:
  谢岩,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组织修复重建部负责人、宁夏组织器官库&组织工程中心项目策划及执行人,澳大利亚昆士兰科技大学博士学位。2004年本科毕业于宁夏医科大学,后于昆士兰科技大学研究创伤与战伤后组织修复与重建,师从Zee Upton教授和David Leavesley教授。2008年博士毕业后,就职于澳大利亚昆士兰科技大学生物健康医学创新中心。澳洲期间,合作发表SCI文章15篇(Nature 1篇),被国际学术会议邀请演讲多次;参与了Zee Upton教授世界首例2800万澳州创伤研究基金项目,参与开发的慢性创伤新型疗法VitroGro?,临床测试已结束,疗效显著;协助澳大利亚昆士兰科技大学与上海瑞金医院及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建立友好合作关系。2012年回国后,合作发表SCI文章9篇,获得国家及地区基金15项;入选“2014宁夏海外引才百人计划”“2014澳中杰出校友奖青年奖”及“2015宁夏科技创新领军人才”。
  
分享到:
杂志
本期封面

2024年5月

上一期 下一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