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登录科学中国人官方网站!!
新浪微博|网站地图|联系我们
激情创新 用心造“芯”

来源:  发布时间:2016-06-02

——记杭州华澜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骆建军
  
本刊记者 王继红

  
  
  集成电路,作为信息时代的心脏,已超过石油、铁矿石,成为中国第一大单项进口商品。半导体芯片产业是对信息安全、国民经济极其重要的战略性产业。与国内市场的庞大需求相比,中国国产半导体芯片体量仍然较小,我国大部分芯片需要从欧美国家进口。同时,斯诺顿事件,揭示了全球信息安全存在的巨大隐患,而其根本的隐患在于信息电子产品的芯片。
  中国信息经济,正遭受着“缺芯”之痛。
  众所周知,电脑最核心是中央处理器(CPU)、硬盘和操作系统。近年来,“龙芯”针对CPU国产化,“麒麟”针对操作系统国产化,针对电脑硬盘的国产化产品,一直没有出现。
  骆建军,从学校到企业,从杭州到硅谷,从硅谷回到杭州,从企业兼职学校,转辗国内外,只为一颗“芯”。他成功积累了技术、凝聚了团队,实现了我国新一代电脑硬盘——固态硬盘核心控制器芯片的国产化。他领导的公司,倡导“激情创新,用心造芯”的企业文化,在中国集成电路行业严重依赖海外进口的背景下,坚持自主设计芯片,并赢得海外市场,成为中国极少数逆向出口国际市场的集成电路公司之一。
  这是一个类似唐僧西天取经的故事,是一个平凡学者实现不平凡目标的故事。
  
一、海外收购,尽显科技浙商风采
  
  2016年新春伊始,来自美国硅谷圣塔克拉拉新闻,华澜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英文Sage Microelectronics Corp.)收购美国老牌芯片公司Initio Corporation(简称为Initio),华澜微获得了Initio桥接芯片的完整产品线,以及该公司积累20余年的全部技术、相关知识产权(IP)、商标、品牌等高价值资产。
  美国的Initio公司,成立于1994年,是全球颇具声望的桥接芯片半导体公司。它专注高速传输介面的控制技术,包含SATA, USB以及其他高速介面的各种桥接晶片,是全球著名桥接晶片供应商,其客户包含全球主要光碟机与硬盘供应商,如WD等大厂。
  美国媒体DigiTimes率先报道了该收购案,评价:大陆政府力挺清华紫光等大鳄的高调行动,同时鼓励所谓“全民创新、万众创业”的科技政治运动,类似华澜微这些活力四射的科技新星如狼群跟踪出击,国际存储产业热气蒸腾”。DigiTimes特别强调了收购案低调进行,称赞华澜微的执行者“不仅仅经验丰富,而且特别老练稳重,体现了传统中国浙商低调、务实、高效的风格”。除了看好中国大陆科技创新前景,该媒体也以此为例,看到了中国大陆产业转型的意义,并对比台湾科技业始终围绕PC产业,提醒业者重新审视过去对大陆的陈旧看法,关注大陆政府和产业界创新驱动、日新月异的动态。
  华澜微,作为一家初创公司,不声不响完成了收购美国老牌芯片公司的动作,在国内外引起了不小的反响。这是一家什么样的科技公司呢?
  
二、十年一剑,亮出中国硬盘之芯
  
  集成电路芯片通常只有几毫米的尺寸,比指甲盖还小好几倍,很不起眼,难以想象包含了世界顶尖的技术水平。对此,骆建军做了一个形象的比喻,把设计集成电路比作设计一个超级大城市。比如,上海市有千万级的人口(好比晶体管),有数百万家庭(好比门电路)、主干道(好比是数据总线)、水电管道(好比是电源和地),也有广场(好比是缓冲内存)、市民中心(好比是嵌入式处理器核),以及居民区、工厂区、商业区、小学/中学/大学等(好比是各种功能模块),?? 设计一颗大规模集成电路,就好比是设计这样子的一个大城市,要求每个人、每扇门窗、每个家庭都按时间(精确到亿分之一秒)进出和开关,不出任何差错。这里每个人和门窗的尺寸是纳米数量级,相当于100个原子的大小,只有在电子显微镜下,才能够看得清。由此可见集成电路设计的难度之大。
  杭州华澜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Sage Microelectronics Corp.),专业从事数据存储和信息安全的核心技术研究,是我国唯一全系列拥有数码存储控制器芯片的高科技公司,并在存储控制器芯片内融入商密算法、提供芯片极的安全防护。
  公司由骆建军博士领导创立,团队深耕数据存储领域十几年,具有在美国创立多个高科技公司(包括成功上市)的经验。自2011年成立以来,当年9月便成功诞生SD/TF卡主控芯片、MMC/eMMC主控芯片,后者被鉴定为“我国第一颗自主知识产权的eMMC片上系统芯片”;2012年6月,华澜微固态硬盘主控芯片诞生,被倪光南院士主持的鉴定专家组评价为“我国第一颗自主设计的多CPU架构的固态硬盘控制器芯片”。很多倾心关注我国核心技术产业突破的专家,如周立伟院士等,也给予了热心扶持。……《光明日报》刊登新闻,报道该成果为“我国实现固态硬盘控制芯片技术重大突破,对我国信息安全、国防信息化具有重要意义”。
  中央领导和省市地方领导对公司发展非常关心,马凯副总理批示工信部开展以华澜微为例、在固态存储和信息安全方面科研和产业的调研,工信部在2014年5月26日专门组织召开了《我国固态硬盘控制芯片技术和产业发展座谈会》,听取公司汇报。浙江省省长李强做出两次重要批示,并亲自到公司考察,对华澜微给予高度评价和期望。
  2014年11月,CCTV-4在《中国新闻》栏目中,对华澜微固态硬盘控制器芯片进行了专题报道,肯定了华澜微固态硬盘控制器芯片的研制成功,是我国在基础电子领域的又一技术突破。
  2015年,华澜微参加中国国际国防电子展,英国《简式防务周刊》刊登此次展览中国国防基础科学技术的进展:“对于武器涉及至关重要的若干技术和元件如今都在中国设计和生产,两个显著的例子是用于精确制导武器的微电子机械系统部件,和在许多武器上用来载入瞄准数据和任务概述算法的大容量固态数据存储驱动器。”(引自《参考消息》翻译文章),前者指用于陀螺仪的MEMS芯片,后者即指华澜微的参展产品即固态硬盘控制器芯片。
  
三、专利架构,成就最高存储密度
  
  评价电脑硬盘最主要的两个参数:一个是存储密度,即通常说的容量大小,另一个是存储性能,即数据写入和读出的速度。继固态硬盘核心控制器芯片取得中国第一的突破之后,骆建军带领团队打造出了一个世界第一。
  2014年11月3日,美国主流电子技术媒体EE-Times率先报道:华澜微科技有限公司发布了支持5TB容量固态硬盘的控制器芯片,并披露华澜微已经对国际市场量产交货单印制电路板的2.5英寸标准固态硬盘产品。相比较,同时期业界标准尺寸(2.5英寸外壳、9mm厚度)固态硬盘的容量最大是1TB。
  紧接着,11月4日,另一美国主流电子技术媒体DigiTimes以“Solid State Disk Innovator Emerges from Stealth Mode”(固态硬盘创新者从隐形状态显身)为主标题,报道“华澜微的新技术以5TB SSD控制器突破SSDTerabyte门坎。”引起业界强烈反响。英文媒体Embedded(嵌入式)报道该5TB固态硬盘“Achieving an industry first in high density and small form-factor”(在高密度和小尺寸方面达到了业界第一)。
  短短几天内,其他专业杂志如CDRLabs等纷纷转载,并扩展到全球各种语言的专业评论,对该公司进行了连续不断的新闻挖掘和跟踪报道,包括详细刊载技术架构、披露公司主要人员背景等。
  固态硬盘是近年来半导体技术的发展热点,平板电脑、智能手机、云存储都依赖于固态硬盘的发展,它将毫无悬念地战胜传统硬盘,成为信息产业的核心支柱之一。在硬盘产业一直被美国企业Seagate和西部电子垄断的情况下,该技术出自一个中国公司,美国媒体不惜用Stealth(隐形飞机)来描述其“突然冒出”的惊讶之外,也包含着该公司不显山露水却让人觉得技术深不可测的意思。
  
四、自主可控,铸造信息安全长城
  
  华澜微不仅仅是信息存储领域的开拓者,也是集成电路芯片国产化的耕耘者,更是实现我国电子信息产业“自主可控”保障我国信息安全的前锋战士。
  2015年5月,一篇名为《美国国家安全局硬盘固件入侵技术揭秘》的报道,引起了全世界对于电脑硬盘安全性的关注和担忧。文摘如下:“……曝光此事的卡巴斯基研究人员称,这一颠覆计算机胃肠道一样的存在——硬盘固件的能力,他们闻所未闻。这种黑客工具被认为是美国国家安全局(NSA)的杰作,它通过重写硬盘固件获得对计算机系统神一般的控制权,即使软件更新都不能阻止它长期潜伏。……它还具备另一个能力:在硬盘上开辟隐藏存储空间以备攻击者在一段时间后取回盗取的数据。这一能力使得像方程小组一类的间谍,通过将想要获取的文档藏入不会被加密的存储空间来规避硬盘加密。”
  骆建军评价说:“俄国人震惊也没有用,全世界都知道美国人在利用他们的芯片优势‘偷窥’。全世界的硬盘都是WD和Seagate两家美国公司造的,硬盘芯片也是美国人设计的,人家有这个条件‘偷窥’。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使用自己的芯片制造自己的硬盘。”他严肃地说:“这就是我们华澜微的中国梦:把中国人的信息存放在中国人自己的硬盘中!”
  作为国内唯一具有固态硬盘核心芯片并产业化的公司,华澜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以自主知识产权的控制器芯片,采取针对性的措施,包括:自定义的固件更新通道,固件代码的架构,固件防护罩,设置固件“封条”,数据防护罩等。杜绝了卡巴斯基研究人员揭示的入侵硬盘的漏洞,真正实现了“中国人的信息存放在中国人自己的硬盘上”的梦想,实现了芯片级别的信息安全防护。
  华澜微还掌握了全球大多数商用加密算法技术,包括AES,RSA,3DES/DES,SHA,ECC,CPRM等;同时,公司积极推动中国算法的产业化,取得了商密资质、掌握了商密算法。华澜微把这些加密算法打造成芯片硬件内核,集成到了所有华澜微的国产芯片中,囊括存储卡控制器、USB盘控制器、SSD控制器、存储桥接芯片;公司还提供各种量身定做的安全功能,包括数据加密、隐藏区、分级密码管理、数据自销毁,甚至硬盘物理自毁,推出了MeDisk加密U盘、玄盾高密度SSD、NaDisk自毁型SSD、澜盾加密型SSD等全系列特色信息安全产品,成功进入国内外市场,广泛应用于工业控制、个人消费、航空航天等领域。
  
五、锤炼感悟,毅然取经西方硅谷
  
  骆建军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但是,在专业领域真正启蒙他的是两位中国著名的半导体专家。
  邓先灿教授,是骆建军的硕士研究生导师。这位曾经参与中国第一个晶体管设计制造的半导体专家,执掌过中国半导体界有名的13研究所。邓教授做科研,出名的严苛,正是这样的教育,“严格要求、日夜奋斗,几乎成为了你与生俱来的习惯,让你觉得这种习惯是一种能力,一种战斗力。”骆建军感激地说。事实上,除了学术方面的严苛,在生活方面,邓老师对待弟子却情同慈母。骆建军回忆说:“我的毕业论文答辩就是邓老师特地安排在我的生日那天,答辩完毕,邓老师和大家帮我一起庆祝。这么多年过去了,邓老师一直记得我的生日,今年83岁高龄的她仍安排师弟在我生日那天送来蛋糕和祝福。”
  骆建军的博士学位是在浙江大学获得的,阙端麟和邓先灿两位博士导师一起带领他。对于阙端麟院士,骆建军最感谢的是他的大家风范和因材施教。阙老师本身是单晶硅技术方面的学术泰斗,但是,知道骆建军对半导体材料兴趣不大、对电路设计情有独钟,他便鼓励骆建军按自己兴趣跟邓教授做科研、做电路。
  在两位老师的悉心指导下,博士毕业后,骆建军便成为了杭州东方通信股份有限公司集成电路设计技术的带头人。东方通信是我国产业化生产手机的开创企业。骆建军在那里深深感觉到了中国电子产业的落后,与此同时,他也看到了中国集成电路芯片行业潜在的巨大经济效益和产业驱动力。有个案例深深刺激了他。当时,东信生产某个型号的手机电池,是引进技术生产,其中有个小小的SPI接口的存储器,用来存放电池信息参数、厂家品牌等内容,市场价格也就几元人民币,但是美国人不标示型号,说是专用集成电路,每颗10多美元,这个“秘密”被骆建军研究发现。仅此一项,每个电池就可以节约100多人民币,经济效益相当可观。“那是1997年前后,外方如此直接的获得超额利润,便是从来没有把中国集成电路设计业、把中国工程师放在眼里,欺负我们不懂啊!”骆建军感叹地说。此事不久之后,骆建军便领导团队成功设计浙江省第一套用于光纤通信的集成电路芯片,获得了浙江省“讲理想比贡献先进青年”称号,当时的浙江省委书记张德江亲自在人民大会堂为骆建军颁奖。
  这样的成功,让骆建军感到了作为中国集成电路人所肩负的重任,中国与西方发达国家在集成电路行业方面的巨大差距让他彻夜难眠。自己所谓的成绩恰好是中国集成电路基础薄弱的最好体现。他说:“当年,我知道自己的水平才入门级,毕竟出校门才四五年,水平是肯定高不到哪里去,这些所谓的成绩也是因为中国基础低而已,放在美国硅谷根本不算什么。”所以,他下定了去美国学习深造的决心。去美国硅谷,拜会高手,提高眼界。
  “到现在还有很多人想当然地把我称为留学归国人员。实际上,我去美国学习,不是留学,是直接去美国公司担任设计师的,不能算海归。作为一个出国学习的集成电路工程师,我不是海龟,不是海带,也不是海鸥,当然,也没人认为我是土鳖,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替我想个词出来。” 骆建军风趣地说。
  初到美国的一年多时间里,骆建军就遇到了一生中重要的创业伙伴——楚传仁先生。楚总具有在IBM、Maxtor、Oak等公司从事硬盘、光盘驱动芯片研究的丰富经验,也是Syntera公司的副总裁。2003年,楚总筹集到了一笔钱,比预期的少很多,五个原先兴致勃勃的创业伙伴,只剩下楚和骆两个人。心怀忐忑,两个人开始了创业旅程。此后,一路坎坷,有失败,有成功。骆建军说:“就好像唐僧经历九九八十一难,艰辛波折,事后都是传奇。创业有句话:活着就有希望。”
  
六、齐心协力,回国打造中国之芯
  
  在美国,骆建军在崇尚“丛林法则”的产业界得到了锤炼。完成了从学者到企业家的转型,也凝聚了在硅谷集成电路产业界的几位百战老兵,包括担任华澜微CTO的楚传仁、工程副总裁的柯明宏先生,同时,培养和锻炼了一支年轻扎实的工程师队伍,包括楼向雄副教授、刘海銮、丁塔、王时、陈振超、陶航等,具备了回国创业的“人”的要素。
  2011年,在国内有志之士周斌、杨永刚、付建云等的帮助下,在包括金昌集团、银江集团等风险投资公司的支持下,骆建军带领团队回国,成立了针对信息存储领域的芯片设计公司,取名字为“华澜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寓借技术之力量,掀起“中华之波澜”。
  在骆建军的带领和感召下,团队迅速扩大,包括郭建平、朱毅、廖安仁等资深行业先锋纷纷加入,截至2015年年底,华澜微已有成员90多人,其中70%以上是研发人员,拥有高级职称和博士学位员工多人,核心团队成员均有美国硅谷高科技公司从业和创业经历,是一支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科研队伍。团队成员组成结构合理,覆盖微电子、电子信息、计算机技术、集成电路系统、通信系统、以及密码学等专业。形成了以电子为核心基础,多专业多领域技术互补的优势。
  在公司全体研发人员的努力下,为了更快更好地吸收全球信息、交流技术、拓展全球市场,骆建军在美国硅谷建立了华澜微美国办事处,积极活跃于国际存储业界,赢得了一定的声誉。全球每年一度的Flash Memory Summit(FMS,即闪存峰会)专门邀请骆建军做专题演讲。2014年,在他的建议并组织下,闪存峰会开辟了中国分会场,作为该专场的主席,骆建军邀请了国内相关企业和高校的同仁展示中国存储业界的成果;中国存储业界首次有组织地参与峰会,引起了极大的反响,峰会主席汤姆考林对此极为赞赏。从此,中国分会场每年都成为闪存峰会的专场之一。骆建军认为:中国企业要敢于走出去,在高科技领域固步自封是不行的,要有国际的产业视野。
  公司已在国内外获得专利20多项、申请专利20多项,取得软件著作权、软件产品证书超过20项,登记集成电路布图设计4项,获得多个省部级科技进步奖励。
  作为中小企业的华澜微,在国际产业界掀起一次次的“中华之波澜”,很快引起了浙江省科技厅、经信委等领导的重视,成为浙江省第一个领军型创新创业团队。杭州华澜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还被认定为“浙江省重点企业研究院”,“浙江省省级重点实验室”。在邓先灿教授的推荐下,骆建军的母校杭州电子科技大学,特聘骆建军为微电子研究中心主任,传承老一辈中国半导体专家邓先灿教授的衣钵,实现了企业家和学者的完美融合。
  
七、激情创新,实践天堂硅谷梦想
  
  转辗国内外,只为一颗“芯”,骆建军朴素却不普通的创业事迹感染了行业人员,感染了学校师生,感染了浙江省的父老乡亲。经过短信、网络公开投票,经过专家讨论评选,骆建军作为企业界、科技界的代表人物,被授予2015年十大“浙江骄傲”人物称号。成为继马云之后,第二个入选“浙江骄傲”的企业家。事实上,正如浙江省省委宣传部对骆建军博士的颁奖词所评价的那样,集企业家、学者于一体,他领导华澜微团队,倡导“激情创新,用心造芯”的企业文化,在中国信息产业依赖海外进口集成电路的背景下,坚持自主设计芯片且被海外业界广泛接受,成为中国极少数逆向出口国际市场的集成电路公司之一。
  华澜微成立以来,业绩每年以三倍速度增长,2015年成功登陆新三板[代码834203],成为科技产业界的黑马,也是从创业到上市最快的公司之一。“技术的跃升,铸就中国制造的尊严,核心的力量,筑牢信息安全的国防堤坝。华澜微团队,正在引领制造业尖端技术突围,示范制造强国的微观样板!”
  关于未来,骆建军信心满满。华澜微在完成对Initio的收购之后,除整合Initio产品线之外,将成为业内少有的拥有SATA、USB、PCIe接口实体层技术、知识产权核及相关专利的公司,极大的提升其在下一代SAS/SATA接口及固态存储接口领域的话语权与产品技术实力。华澜微更前瞻性的深度融合加密技术于存储控制芯片内,致力于个人电脑、视频资讯和大数据存储的信息安全,积极布局于企业级存储与数据加密服务,有望成为业界新一代存储晶片公司的标杆,实现骆建军的中国梦:“把中国人的信息存放在中国人自己的硬盘中!”
  
  
专家简介:
  骆建军,1970年1月21日出生于浙江诸暨。现任杭州华澜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杭州电子科技大学微电子研究中心主任,钱江特聘教授。1991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电子工程系,1993年获杭州电子科技大学硕士学位,1997年获浙江大学博士学位。此后任杭州东方通信国家级技术中心微电子技术带头人,2001年赴美国硅谷工作,创建了Baleen Systems Inc.,2011年回国创建杭州华澜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设计并产业化中国第一颗固态硬盘控制器芯片。融企业家和学者于一体,数十年耕耘集成电路设计业、给中国数据存储和信息安全带来了一系列的“中国芯”,成为2015年十大“浙江骄傲”人物,2016浙商新领军者。
  

分享到:
杂志
本期封面

2024年5月

上一期 下一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