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登录科学中国人官方网站!!
新浪微博|网站地图|联系我们
声音

来源:  发布时间:2021-03-02

谢华安
中国科学院院士
福建省农业科学院研究员
  提高再生稻单产亩产,对中国有着重要的粮食安全生产和战略发展意义。这不是靠滥用农药和化肥,而是需要多学科、多生态区协作攻关,围绕培育水稻优势产业区,创制高产栽培技术模式。
  20世纪80年代,中国第一代杂交水稻稻瘟病抗性较弱,使很多地区的农民颗粒无收。1990年—2010年,中国创制第二代杂交水稻优异种质。其中,杂交稻良种“汕优63”成为第一个全国优质杂交水稻品种,还推广到东南亚国家并进行大面积种植,被当地农民誉为“东方神稻”。
  当年,制种业进步依赖于技术路线革新,如今,亟须以传统育种方法为基础,结合基因工程、细胞工程与染色体工程技术、植物诱变技术、分子育种和基因组编辑等技术,深入开展抗逆遗传育种等基础理论研究及优化育种程序,创制具有优异性状的种质材料或新品种。
  我认为,作为一种资源节约型、高效型的稻作制度,再生稻可以有效避开稻瘿蚊等病虫的危害,有利于提高稻田的综合生产能力,适宜在中国南方单季稻区种一季光温资源有余而种双季光温资源不足的生态区种植。在福建的制种地区福建三明尤溪,百亩示范园已经连续21年实现再生稻的高产,最高亩产达到928.3公斤,十分可观。
  中国南方稻区1.6亿亩单季稻田中,据估算有5000万亩适宜种再生稻,如能将单产逐步提高到福建尤溪的产量水平,每年可新增稻谷200亿公斤,这对仅占世界耕地7%,占世界人口22%的中国意义重大。
  
倪光南
中国工程院院士
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研究员
  实践反复告诉我们,国际先进技术、关键技术越来越难以获得,必须把创新主动权、发展权和关键核心技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创新一般可分为原始创新、集成创新和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这三类。我国网信领域的创新大多属于集成创新和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还缺乏原始创新。随着我国经济实力和科技水平的日益提高以及外部环境的不稳定性和多变性,我们应当将创新重点更多地转移到原始创新上来。
  在我看来,过去我国操作系统等许多软件主要依托开源软件,这是完全正确和卓有成效的,然而,依托开源不等于可以忽视原始创新。
  为了真正掌握核心技术,中国的软件工作者应当从开源的使用者成长为参与者,再发展到贡献者,而且只有做出更多的原始创新,才能在开源社区里增大话语权。实践表明,如果话语权掌握在竞争对手手中,即使是使用开源软件,在某些情况下仍有可能被“卡脖子”。
  许多场景并没有开源软件可用。这种情况下,原始创新就显得更为重要。目前在软件领域,我国已经有一些比较成熟的面向物联网或工控领域的操作系统。这些操作系统主要基于自有代码而非利用开源代码,这些自有代码有的也在采取开源模式成为开源软件,随着我国科技人员和企业对开源社区的参与和投入不断加大,我们也将拥有越来越大的话语权甚至主导权。
  
金力
中国科学院院士
复旦大学常务副校长  
  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十三五”时期,我国创新型国家建设成果丰硕。同时也要清醒看到,我国科技发展存在大而不强、基础研究和原始创新薄弱、一些关键核心技术亟待突破等问题。在新发展阶段,必须更加注重基础研究,以科技创新突破发展瓶颈。高校是我国基础研究的重要基地,是原始创新的主阵地。广大高校科研工作者要加强创新型研究,加强基础研究人才培养,为强化科技创新的人才支撑发挥关键作用。
  人才是创新的第一资源,创新型人才是加强基础研究、推进原始创新的主力军。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支持发展高水平研究型大学,加强基础研究人才培养。”作为培养未来创新型人才的摇篮,高校要把基础理论的教学研究摆在更加重要的位置,全面提高教育质量,着力培养学生的创新意识和创新能力;高度重视科教融合、产教融合,把人才培养与科技创新融为一体,把培养具有国际水平的青年科技人才和创新团队作为历史责任和使命担当。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基础研究一方面要遵循科学发现自身规律,以探索世界奥秘的好奇心来驱动”。好奇心是做好基础研究的出发点,也是能够持之以恒做好基础研究的动力源。加强基础研究人才培养,首先要呵护好科研人员的好奇心,尤其是对青年研究者的“大胆假设”要给予包容,让他们从科学研究中收获乐趣,更好推开科研之门。
  
黄维
中国科学院院士
俄罗斯科学院外籍院士  
  科技是第一生产力,是国家实力的关键,是大国竞争的制高点。当前,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正在深入发展,重大科技创新正拓展人类认识边界,科学研究从微观到宇观各尺度加速纵深演进,重要领域产业变革正从导入期向拓展期转变。
  科技自立自强是促进发展大局的根本支撑。在新的科技与工业革命来临之际,颠覆性科技创新发展战略布局尤为重要,这是抢占先发优势、准确把握未来科技发展主导权、规避技术突袭及产业风险、提升国家核心竞争力的必然选择。
  颠覆性技术是能够重构国家现有基础、能力、结构的战略性创新技术,以科学技术的新原理、新组合和新应用为基础,开辟全新技术轨道,重组传统产业的价值网络,对社会技术体系升级跃迁发挥着决定性影响。当前,第四次科技革命与产业变革正蓄势待发,我们研判,最有可能产生颠覆性技术创新的八大领域包括:柔性电子(Flexible Electronics)、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材料科学(Materials Science)、泛物联网(Internet of Things)、空间科学(Space Science)、健康科学(Healthcare Science)、能源科学(Energy Science)、数据科学(Data Science)等,即“FAMISHED”(饥饿科技,或曰“柔性电子+”)。我国迫切需要在上述科学技术前沿的八大领域重点布局,加强基础研究与原始创新,掌握关键核心技术,加快发展根部技术,加速孕育颠覆性技术变革和群体性技术突破,不断催生新经济、新业态、新模式,谋求生产力质的飞跃。
  
  (本栏目资料来源于科学网)
  
分享到:
杂志
本期封面

2022年4月

上一期 下一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