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登录科学中国人官方网站!!
新浪微博|网站地图|联系我们
声音

来源:  发布时间:2021-09-27

丁仲礼

中国科学院院士

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我国对国际社会承诺:“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

在我看来,碳中和看似复杂,实际上概括起来就是一个“三端发力”的体系:第一端是能源供应端,尽可能用非碳能源替代化石能源发电、制氢;第二端是能源消费端,力争在绝大多数领域实现非碳能源对化石能源消费的替代;第三端是人为固碳端,通过生态建设、土壤固碳、碳捕集封存等组合工程去除不得不排放的二氧化碳。

碳中和将带来经济社会大转型,“技术为王”将在此进程中得到充分体现,即谁在技术上走在前面,谁就将在未来国际竞争中取得优势。在这一背景下,国家需要积极研究与谋划,系统布局,力争以技术上的先进性赢得产业上的主导权。

“三端发力”所需资金将是天文数字,无法依靠政府财政补贴完全满足,必须坚持市场导向,鼓励竞争,稳步推进。政府的财政资金应主要投入在技术研发、产业示范上,力争使我国技术和产业的迭代进步快于他国。而在此过程中要防止能源价格明显上涨,影响居民生活和产品出口。

评价国家、区域、行业、企业甚至家庭的碳中和程度,须从收支两端计量。从能源消费角度看,“支”(排放)相对容易计量;“收”(固碳)很难精确计量。为此,我建议,国家应尽早建立监测、计算、报告、检核的标准体系,以确保牢牢掌握我国碳收支状况的话语权。

 

李儒新

中国科学院院士

中国科学院上海高等研究院院长

 

高功率激光和高能粒子加速器归属于不同的学科领域。近年来,两个学科相互促进、交叉发展的趋势日益明显。

2019年,中国和欧盟两个实验室获得了超过10拍瓦的激光脉冲输出。这种超高峰值功率超短脉冲激光被称为最亮光源,可以提供前所未有的极端物理条件与全新实验手段。而高能粒子加速器最初是作为人们探索原子核结构的重要手段发展起来的。同步辐射装置、自由电子激光装置、闪裂中子源、对撞机等大科学装置的核心都是高能粒子加速器。

高能质子和重离子加速器的一个重要应用是肿瘤的精准放疗。质子/重离子放疗是当下最先进的肿瘤放射治疗方法,目前主要用射频加速器来加速高能质子和碳离子,昂贵的造价和维护费用极大制约着质子/重离子放疗设备的推广应用。

作为高性能的宽波段光源用户装置,基于电子储存环的同步辐射光源在生命科学、材料科学、物理学、化学、能源科学等研究领域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目前世界多国正在大力发展第四代同步辐射装置。与此同时,超越第四代光源平均亮度,获得23个量级提升并实现时空全相干辐射的所谓第五代同步辐射新原理新方法已被提出。其中,我国科学家提出的采用衍射极限电子储存环电子束与高功率激光脉冲相互作用的角色散和调制—反调等新机制被认为具备实现第五代同步辐射的潜力。

 

赵继宗

中国科学院院士

首都医科大学神经外科学院院长

 

我国脑计划是以探索大脑秘密、攻克大脑疾病为导向的脑科学研究,以建立和发展人工智能技术为导向的类脑研究。脑科学研究需要生理学、生物学、物理学、基因组学、生物化学、计算机科学、材料科学等多个学科参与。无论是脑科学研究抑或类脑研究,都需要神经内科、神经外科和精神科等临床神经学科融合,促使研究成果向临床转化。

由于伦理等原因,科学家难以用侵入式技术研究人脑。研究脑疾病(损伤)造成人的意识、语言等脑认知功能障碍或开颅手术实时脑功能检测,是探索人脑神经机制的重要途径。我国相关疾病病人绝对数量大,紧密整合临床与基础力量,从反向思路入手研究认知功能的神经机制,是我国脑科学研究的优势之一。

多年来,我们与中国科学院、北京师范大学等高校院所合作,在颅脑手术中综合运用正电子发射断层扫描术和功能磁共振成像等脑成像神经导航技术,开展脑疾病病人语言和视觉感知环路的相关研究,验证了中国人大脑语言区有别于拼音文字语言区的科学推论,绘制出精准化的脑功能和神经环路图谱,从“脑认知神经环路连接”水平进一步揭示语言区功能重塑的机制。目前我们继续开展“脑损伤后认知相关环路的特征、重塑和修复机制研究”,为进一步揭示人脑损伤后意识障碍机制,寻找新诊治方法。

未来,脑科学领域还需要培养跨学科、跨领域复合型人才。相关人才的支撑有利于脑科学从基础研究向临床医学转化造福于人类。

 

翟婉明

中国科学院院士

西南交通大学首席教授

 

短短十多年间,我国高铁从无到有,形成了世界最大的高速铁路网,总里程超过3.8万公里,逐渐形成“公交化”密集运营。

列车速度是衡量一个国家铁路发展水平的重要指标之一。目前我国大量高铁线路未达速运营,设计时速350公里的高铁线路中,目前仅京沪、京张、京津城际、成渝4条高铁达速运行,其余20余条运营时速均为300公里。为此,我建议,应尽快使我国高铁按照设计标准达速运行,充分挖掘高铁线路的运输能力,提高效益。

目前,欧洲及日本都在不断研制更高速度的高速列车,为保持我国在速度领域的领先优势,我国已启动时速400公里等级的CR450高速动车组研制,以及成渝中线高铁线路建设规划。现如今,国际上对高铁的最佳运营速度尚无定论,中国高铁应当破题。

智能高铁采用大数据、云计算、北斗定位、下一代移动通信、人工智能等先进技术,通过新一代信息技术与高速铁路技术的集成融合,实现高铁智能建造、智能装备、智能运营技术水平全面提升。但要真正全面实现高铁智能化,还须突破诸多关键技术,比如构建高铁列车智能调度指挥系统、建设智能高铁车站、高铁设备采用电子标签管理等。我国近期开通运营的京张高铁和京雄高铁,已运用智能化列车控制系统实现了自动驾驶,标志着我国正朝着智能高铁时代迈进。

(本栏目资料来源于科学网)


分享到:
杂志
本期封面

2022年3月上

上一期 下一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