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登录科学中国人官方网站!!
新浪微博|网站地图|联系我们
声音

来源:  发布时间:2022-06-27

沈国舫

中国工程院院士

北京林业大学原校长

 

如何保证既充分发挥各林种的主体功能,又收获可能得到的木材产品?科学技术大有用武之地。

当然,有一种情况不应该考虑木材生产问题,那就是应该加以严格保护的那部分森林,主要是自然保护区和国家公园的核心保护区域的森林。这些地方即使是因风、火、病、虫、老、残等不同原因倒下的树木也不应加以利用。这是为了保护原真性的森林生态系统及其所体现的生物多样性,是人类留给后代的自然资源。这部分的森林生态系统应该确保其在纯自然状态下繁衍生息,不受人为干扰。

但这一部分需要绝对保护的森林生态系统应该根据自然、社会及经济的综合考量确定一个适当的范围(面积、规模),连同其他生态系统需保护的面积算在一起。国际上的共识是一般不超过国土面积的15%。在生态区位重要、人口较少、开发程度较低的地区可以多保留一些。

在科学合理的可持续经营下,新一代森林应该比老一代森林更加健康高效,成为扩增碳汇的主要支柱。

总而言之,无论从森林生态系统的发生、发展的自然本质而言,还是从人类社会对于森林生态系统的服务功能需求而言,都没有必要把木材生产和生态保护完全对立起来,也没有必要因为我们曾经犯过超额采伐森林的过错而过多地设置禁区。

要科学、理智地看待伐木问题,将其放在可持续发展的框架内予以解决。

 

万建民

中国工程院院士

中国农业科学院原副院长

 

生物育种是指利用基因工程、细胞工程和胚胎工程等现代生物技术,培育和推广一系列性能优良的动植物新品种的育种新技术和新产业。矮化育种、杂种优势利用等每一次种业技术的重大变革,都使水稻产量提高10%15%。当前,现代生命科学和生物育种技术创新加快突破,孕育着新一轮农业科技革命。

近年来,我国在种业基础研究领域取得诸多突破,但仍存在一些短板:我国绝大部分物种的基础研究尚在跟跑,重要性状形成的遗传基础与调控网络研究不系统,类似Bt抗虫基因等具有重大育种利用价值的基因较少等。此外,我国现代化种业创新体系开始形成,但与发达国家已建成全球布局的一体化现代育种体系相比,我国种业创新体系顶层设计不足,基础研究、技术创新、品种培育的创新链与产业链有机衔接不畅,种业企业整体创新能力弱、规模小,育繁推一体化的商业化育种机制尚不健全,种业创新成果知识产权保护水平亟待提高。

国内外的实践表明,生物育种是打赢种业翻身仗的关键。为此,应尽快启动实施农业生物育种创新行动,重点解决好生物种业科技基础研究和前沿技术的源头创新,支撑突破性重大品种的培育,确保国家粮食安全和种业安全。

 

邵峰

中国科学院院士

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学术副所长

 

与细胞焦亡过程中细胞膜发生破裂,并伴随免疫系统激活不一样,细胞凋亡一般被认为是一种“安静”的死亡方式,其细胞膜的完整性在凋亡过程中得以维持。细胞凋亡对人体生长发育的正常进行、内环境稳态的维持,以及对各种外界干扰的抵御有重要作用。

过去在体外细胞学实验中发现,大多数癌细胞在化疗药物处理时发生的是细胞凋亡,而不是细胞焦亡。现在科学家意识到,其中一部分原因是焦亡相关基因在多数癌细胞里沉默表达。而当使用地西他滨逆转这些在癌细胞里被沉默表达的焦亡相关基因后,再用化疗药物处理,就可以诱导细胞发生焦亡,而不再是凋亡。

传统的认识是放化疗通过诱导癌细胞发生凋亡而达到治疗目的,这确实能解释一部分临床效果,但并不是全部。最近研究结果表明,其中有部分细胞其实是发生细胞焦亡,而且很有可能是这部分发生细胞焦亡的癌细胞引发了更强的抗肿瘤免疫,最终实现了癌症的治疗。

研究证明,细胞焦亡之后会释放细胞内部的促炎因子,同时也会释放一些肿瘤细胞特异的抗原分子,从而增强并扩大机体的抗肿瘤免疫,达到清除癌细胞的效果。

现如今,科学家针对细胞焦亡对于癌症的治疗正处于研究阶段,希望这些研究能为癌症的治疗提供一个全新的角度。

 

于金明

中国工程院院士

山东省肿瘤医院院长

 

皇家马斯登癌症中心(英国)教材扉页上有一句话:肿瘤治愈有两种手段——冰冷的手术刀和灼热的放射线。但现在这两种肿瘤治疗的方式都已经遇到了天花板效应,即肿瘤的转移。2016年的一篇研究文章谈到“为什么肿瘤特别容易转移到某些部位”时指出,这可能与转移前微生态环境有关。文章建议用靶向治疗或免疫治疗精准清除外泌体与转移前微环境中的免疫抑制细胞或外分泌蛋白,可有效预防肿瘤转移。

随着肿瘤治疗临床研究的不断深入,肿瘤诊疗已从病理分型到基因分型,再到病理分型、基因分型与免疫分型三者相结合的新时代。

在我看来,免疫治疗要联合用,早期就开始用,不是拖到晚期。免疫联合治疗不是“乱炖”,也不是简单的排列组合,免疫联合治疗需要遵循一定的顺序。

如果患者的免疫状况、功能是完整的,肿瘤的数目比较少、体积比较小,可以选择高剂量放射联合治疗;如果患者的肿瘤数目比较多、体积比较大,则应该选择低剂量放射。高剂量放射是抗原释放,低剂量放射是改变肿瘤的微环境。

在我看来,未来的肿瘤治疗一定是基于分子分型下的个体化精准治疗,根据每位肿瘤患者的具体靶点进行治疗,这个靶点可以从肿瘤里面找,也可以从肿瘤微环境里面找,然后研究个体化的药物,设计个体化的模型,进行个体化伦理和个体化的临床试验。这将是肿瘤治疗的一个目标或者方向。

(资料来源于科学网。责编:张闻)


分享到:
杂志
本期封面

2022年7月

上一期 下一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