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登录科学中国人官方网站!!
新浪微博|网站地图|联系我们|旧版回顾
徐荣祥:建立“再生人”新世界

来源:  发布时间:2014-09-05

本刊记者  王继红 

   

编者按:

   波澜壮阔的现代人类物种史诗,迷雾重重的五千年生命演进中,逸散着千年的生命再生之梦,流转着无数探寻生命线索的过往。在这条横贯了50个世纪的生命链条上,在这段穿越了五千年的人类文明史中,那些创世之初遗留的生命之谜,生命的生、生命的延续、生命的繁衍、生命的疾病、生命的衰老与死亡,在演进中一点点揭开,人类从被动短暂的生命过往过度到医学时代,再从庞杂纷乱的生物学研发时代,进入生命科学时代。今天,徐荣祥在再生生命科学领域缔造了首批“再生人”,并宣称能够再生生命。困扰人类数千年的难题是否有了不一样的突破,生命再生的奇迹是否真的出现?
   徐荣祥,烧伤及烧伤外科专家,美国人道主义奖第六位获得者,唯一一位外国人获得者,中国首届青年科技创业奖获得者,中国国务院1991年授予其有突出贡献的科学家,人体再生复原科学的创始人,2013美国国策中提到的“损伤器官再生科学”的发明专利权人,GOLD BIATEC 国际奖获得者。
   这位曾被称为“中国最具争议的科学家”不仅备受世界关注,而且引发了一场浩浩荡荡的世界生命科学之争。本刊特与徐荣祥对话,详细解读徐荣祥本人和他的人体再生复原科学,关于再生科学的起源、发展及规划,关于他的心路、成长与期望,关于他的再生生命启动计划及经济发展计划,当然,也关于那些质疑、争议与纷争。(注:文中“记”为记者,“徐”为徐荣祥)    



缘  起

   记:关于人体再生复原科学,我们发现其中有很多新概念,比如再生人、原生人、再生还童等??这些概念对于大众来说是相对陌生的,请简单介绍一下它们的涵义。
   徐:人体再生复原科学是一门全新的生命科学,它所包括的基本概念很多,为了帮助大家理解,我们简单说明一下其中的一些基础的也是核心概念——
   我们提到“原发生命”,是指人体器官发育来的细胞产生的生命;而“再生生命”,是指人体器官发育成体后的潜能再生细胞产生的生命。人体仅有原始发育生命,而没有启动再生生命功能的人我们称其为“原生人”;而启动了自身再生生命,身体具有再生生命和原发生命两个生命功能的人我们称之为“再生人”。
   “潜能再生细胞”,是这一科学的核心概念,是指一种人体器官组织中具有可被唤醒呈现干细胞功能、再生新的细胞组织和器官的体细胞。“再生物质”,是指一种专门唤醒潜能再生细胞和喂养潜能再生细胞、干细胞的营养成分谱系组合物,人体有206类潜能再生细胞,再生物质也相应的有206种。我们的科学的核心就是通过再生物质唤醒和喂养潜能再生细胞发挥干细胞功能,实现再生复原和再生还童等。这里“再生复原”,是指人体器官结构和功能由原来不正常变为正常,以再生复原方式治愈器官顽疾,而“再生还童”,则是指人体器官的显微组织切片和人体体表形态看上去比以前更年轻,以再生复原与还童方式产生再生生命。
   记:人体再生复原科学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科学体系?它与人们熟知的基因学等有何不同?
   徐:人体再生复原科学就是用再生物质唤醒和喂养人体内的潜能再生细胞发挥干细胞功能,使疾病的器官再生复原、使提前衰老的器官再生还童、使人体产生人体再生生命、使人体活力增强、使人体寿命接近细胞属性生命长度的全新基础与应用生命科学领域。
   它与现代医药学、基因学是完全不同的两个科学领域。现代医药学是用外源性物质对抗细胞的疾病状态,基因学是考古人类细胞遗传物质的结构和成分。人体再生复原科学是用再生物质唤醒和喂养潜能再生细胞发挥干细胞功能,使人体自身再生新细胞复原和还童自己,使人体自身再生新细胞产生再生生命。
   2500年前,古希腊希波格拉底现代医学为人类的生命安全保障作出了巨大贡献,但对人体器官疾病和生命长度的延长仍无能为力。我发明的“人体再生复原科学”则是启动了自身的再生生命体,原位再生新的细胞更换疾病和衰老细胞、补充器官损伤细胞,使人体器官自身再生复原为正常的结构和功能,并延长生命长度。今后,人类将用医学和人体再生复原科学共同保障和延长生命。
   记:人体再生复原科学是怎样创立的?在创立的过程中,您遇到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徐:谈人体再生复原科学的创立,要从30多年前说起。上世纪80年代左右,我还在青岛医学院学习,在亲眼目睹了烧伤病人的治疗过程后,对传统烧伤治疗方法——干性疗法产生了怀疑:按照医学基本原则,烧伤治疗的原则是再生修复,它的一切治疗方法应该是治疗烧伤组织本身。但传统疗法的抗菌药、手术治疗创面只是杀灭、抑制细菌、扩大清除创面,把烧伤变创伤,却没有治疗烧伤组织;也不是再生修复,手术植皮更是将烧伤组织及连带活组织切除,在创造的刀口创面上植皮,它治的是刀伤,而不是烧伤!
   后来我就自己做实验,从损伤的南瓜“皮肤” 实验开始,再到动物,经过长期的反复观察、总结,又受蜂窝结构和材料的启发,最终发明了烧伤湿润暴露疗法,取得了深度烧伤不留疤痕愈合的人类烧伤治疗学的历史性突破。这个成果在1987年被国家科委列为国家重大科技成果;1991年被国家卫生部列入推广普及的重大医药技术项目。
   大学毕业后,我很想建立崭新的烧伤创伤治疗体系,让更多的病人享受这一成果,就开始尝试用烧伤湿润暴露疗法治疗病人,并在这一过程中,发现了深度烧伤创面上出现的一种从没有见过的新细胞。1984年,我开始研究跟踪这种新细胞形成组织的动态规律,并在4年后将其命名为“再生细胞”,将这种细胞再生愈合创面的方式命名为“皮肤再次发育愈合”。1989年开始设计用人的皮肤胚胎干细胞标记确认其身份的研究,并同时研究产生它的激活成分元素和培养物成分元素。1996年在三度烧伤、骨烧伤创面上实现了皮肤器官的原位再生,确认这种新细胞是人类胚胎后发育成皮肤的角蛋白19型多能干细胞。
   到1998年才破解了角蛋白19型多能干细胞的来源之谜——深度烧伤皮肤创面基底残留活组织中的具有再生潜能的组织细胞,经再生激活物的唤醒后,呈现多能干细胞功能,原位再生了缺损的皮肤组织和器官。我把这种具有干细胞再生功能的组织细胞命名为“潜能再生细胞”。
   2000年,我的《烧伤治疗蓝皮书》发表,全面公布了潜能再生细胞被唤醒呈现角蛋白19型多能干细胞功能、原位再生皮肤器官的科学体系,也就是人体再生复原科学体系的初始。随后,世界第三大医学文献出版社Karger出版了我的英文专著——《Burns Regenerative Medicine and Therapy》,并给出评语——革命性的,令人惊奇的著作。
   皮肤是人体最大的器官,皮肤具有潜能再生细胞并能原位再生,人体的各个器官也可实现原位再生,就是根据这个科学定律,逐一破解了人体各器官的再生之谜,建立起了基础与应用的“人体再生复原科学”,并获得了中、美等国数十项发明专利权,依法确立了人类再生生命的科学发明地位。

核  心

   记:2013年您曾获得欧洲“GOLDEN BIATEC”大奖,您在颁奖典礼中提到:“如果人类启用PRC生命,医学所不能治愈的人类疾病将明显减少??人类寿命也将显著延长”。您所提到的PRC细胞指的是什么?请具体解读一下?
   徐:PRC就是指潜能再生细胞。它是人体器官发育和再生中产生的一种“长期冬眠”的特殊组织细胞,来源于胚胎后的发育和成体后的再生。可以说人人体内都有再生机制,只要启动这个再生机制,人体自身就能实现再生生命。而这个再生机制的启动仅需要能唤醒PRC的再生营养物质。只要从外源性供给人体足够的再生营养物质,人体器官中的各类潜能再生细胞就可以原位再生一个新细胞和新组织来补充缺损细胞和组织,取代疾病和衰老的细胞和组织,人体器官自身就产生了再生生命。这就是人体再生复原科学的“科学核心”。
   人体生命的终结主要是因为细胞提前衰老、恶变、损伤疾病、提前凋亡等。人类器官的细胞经过自身更新50-60次后,就逐渐变成纤维细胞而失去功能,导致器官生命的终结,这一过程在之前生命科学的定义中称为自然衰老或自然死亡。潜能再生细胞可改变这一过程,启动人体器官“PRC”功能后,器官疾病细胞和提前衰老的纤维化细胞将被原位再生的新细胞取代,实现器官细胞的再生生命接力,最终使疾病的器官复原和阻断、阻挠器官细胞提前衰老,使人类生命长度向着人类属性应有的生命长度方向延长。
   我凭借器官再生科学的专利获得此奖,是第29位获奖者,之前普京、布什、希拉克等16位国家领导人和12位国际组织领袖曾获此奖。
   记:现在这一科学的应用情况如何?已经存在您所定义的真正意义的“再生人”吗?
   徐:大样本的人体内部器官原位再生复原的动物实验性临床研究,是从2002年1月开始的,当时我们用再生物质喂养中年大白鼠,唤醒体内器官中的潜能再生细胞,原位再生新细胞更换器官中有疾病、衰老的细胞,使病损的器官结构和功能复原、康复。
   也在这一年,动物实验还没结束,我接到对原安全部丁人林副部长会诊的通知。会诊时他已得胰腺癌转移肝、胃等多处,因放射治疗导致胃放射性溃疡,处于病危状态,预计存活时间仅剩半个月。会诊结束后,他成为临终癌症使用器官再生科学救治的第一人。
   随后,我国著名的经济学家何新教授作为第一个心脏再生实验者进入了再生研究程序;美国烧伤受难者基金会主席盖纳先生以83岁高龄,成为第一位临终食道癌再生试验者??有了这些人组成的人体应用先遣试验小组,我们的研究提前进入了内部器官再生试验程序。
   2005年初,动物器官再生的试验性临床研究结束,获得了两倍寿命时其器官的细胞、组织检测显示均处于年轻状态的结果,标志着内脏器官原位再生复原与还童的动物应用试验成功。与此同时,2002年提前进行人体试验的三位中外大人物志愿者也获得了非常乐观的康复结果。
   真正208位大样本人体应用试验是2007年开始的,他们目前已完成了第一阶段的临床试验,以身探知验证了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再生生命。某位一直帮助我们的老首长率先获得了老年组再生复原的个性化试验结果,现今98岁的健康状态看上去比10年前要好很多。我自己也按程序进行了全器官再生试验,率先实现了整体再生复原与还童,现在的状态要比7年前年轻很多。从细胞实验到动物实验到人体试验完成证明,再生生命是切实存在的,再生人是可以实现的。
   记:您曾在多个场合提到“再生生命启动计划”,这是怎样一个计划?它的目的及意义是什么?现在推进到了哪一阶段?
   徐:根据先行获得的大白鼠再生喂养两倍寿命时再生不衰老试验结果的再生程序,再生生命启动计划是一个需要耗时十几年的大工程,这一缔造再生人的过程,所需投入的心力、精力与财力庞大而复杂,它的实现分为四个阶段——
   首先需要经过人体再生生命的基本启动阶段,即初级再生人阶段。需经过3-5年的基本再生技术和再生产品计划的调整,让身体处于再生生命的被唤醒状态,并开始发挥再生生命的功能,人体整体再生生命处于“初级再生人”状态。
   第二阶段是自身红细胞再生生命条件阶段,即中级再生人阶段。这是完全针对个人的计划,在体外建立人体红细胞再生生命模型,对人体自身的红细胞在体内整体再生生命环境下成活的条件在体外进行复制,获得自身再生状态下的红细胞生命条件数据,并根据这一数据建立个性化的再生生命营养谱系,精细化指导日常饮食。这一阶段的目标是获得更加稳固的第一阶段的个性化再生生命效果,为第三阶段打好新的再生生命基础,需要至少三年。
   第三阶段是自身潜能再生细胞干细胞化生命条件阶段,也即高级再生人阶段。它的重点是确保人体自身潜能再生细胞干细胞化的常态化,最大限度的唤醒和发挥潜能再生细胞的功能,让身体处于高度的再生生命功能状态。其技术重点是在体外建立人体自身潜能再生细胞干细胞化的生命模型,用体外干细胞化的生命模型获取干细胞营养谱系,再以此数据制定人体潜能再生细胞干细胞化的常态再生营养谱系。这一阶段完全实现了人类由“原发人”向完美“再生人”转化,也需至少三年时间。
   第四阶段是自身组织生命条件阶段,即终身再生人阶段。在完成第三阶段的再生生命启动计划后,人体自身器官中的组织处于两种组织状态,一种是保存的原有发育来的生理组织、一种是潜能再生细胞再生出来的生理组织,这一阶段的技术重点即是在体外建立自身的组织生命模型,研究获取自身组织的原有和再生生命的全营养谱系数据,进而用此数据制定个性化的终身再生生命全营养方案。实现这一阶段也至少需要三年时间。
以上四个阶段环环相扣,每一阶段的方案数据均来自于参与者自身当时的生命状态。目前第一批再生人启动计划已经实现了当年动物再生实验的结果,人体再生潜能的生命获得了认定,也认定了人类可以驾驭这个再生生命,“再生人”的细胞和“没有再生人”的细胞是完全不同的,我们正准备进入第二阶段的计划。
   这是一个复杂的技术实施系统,目前能够进入这个系统从而获得终身“再生人”资质的不可能很多,不仅因为时间还没到,也是因为能够指导实施相关技术的专家人员太少。不过,局部的器官再生已经能够实现,如烧伤原位再生复原;体表、颅骨缺损、糖尿病溃疡等再生复原;人体多组织器官同时原位再生复原;人体胃肠的再生复原;人体衰老器官组织的再生还童;人体内部器官顽疾再生消除等。另,“初级再生人”的实现已程序化,可立即实施,这是我们建立再生生命科学联合国的核心基础。
   记:如果有人想成为一个“再生人”,那么他首先要做的事情有哪些?
   徐:想成为“再生人”(再生会员),首先要配合做好并提供以下八个项目的检测数据,以便我们做出更准确的生命条件评估,制定出更有针对性的再生计划方案。
   主要包括全面的医学体检,根据体检结果掌握哪些器官已经出现了医学不能治愈的疾病,以便在今后的再生计划执行中去观察哪些疾病再生消除了,哪些器官疾病未消而功能复原了,哪些器官复原了;主要器官的衰老状态评估,这是人体再生复原科学器官衰老评估体系之一,即,检测胃肠器官的衰老状态,用该数据评估全身主要器官的衰老指数;体表器官衰老状态评估,通过再生皮柱法和加强再生培养法两个月的数据,做出体表器官的衰老状态评估,依此制定体表器官复原和还童的再生计划;还要对各阶段自身血液进行全营养成分分析,根据血液全营养成分谱系分析数据建立各阶段基本营养的成分谱系及各阶段的再生饮食食物结构;体外建立自身各再生生命体模型,包括自身体外红细胞再生生命条件模型、自身潜能再生细胞干细胞化生命条件模型、自身组织再生生命条件的生命模型;进行食物过敏免疫反应测试;进行生殖年龄检测,评估再生生命启动始端、中间及终端对生殖器官的再生还童效果;以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的健康评估标准,评估会员各阶段整体健康指数。在这些数据的基础上,我们可以进入上面所提到的再生生命计划的第一个启动阶段,并逐渐完成后面的三个启动计划,成为真正的“终身再生人”。

争  锋

   记:您在多种场合多次提到,想将再生生命事业尽快造福世界,必然要完成对整个世界的生命科学的洗礼。再生生命科学这30年注定是不平坦的,您也曾被称为“中国最有争议的科学家”,您受到最多的质疑是什么?这些声音对学科的发展造成了哪些阻碍?
   徐:质疑主要来自传统烧伤医学和基础医学领域。由于皮肤器官原位再生技术在大面积深度烧伤治疗中获得成功,革命了传统的烧伤干燥切削瘕植皮技术,1989年国家卫生部发出全国推广普及烧伤湿性医疗再生技术的通知,并在1991年列入国家十年百项成果的首批向全国基层普及的十大重大医疗技术之一。就在这个时期,一封由京、津、沪22位烧伤专家签名(之后证明签名是假的)的告状信寄到了高层,对“湿性烧伤疗法”全面否定;同时一些利益集团也参与了破坏全国烧伤湿性医疗网的活动。
   类似的行政干预、学术告状,无论是在最初的探索研究、体表创伤原位再生皮肤器官临床应用阶段,还是进入21世纪逐步开始的人体内部器官的细胞试验、动物实验、人体应用试验阶段,我的研究受到的阻挠很多。好在有国家的保护,我最终坚持了下来。1992的5月,由国务院紧急召集了7个部委,组成联合调查组,就“湿润烧伤膏”和“湿性烧伤技术”连续召开了4次专题会议。最终由法律工作组调查认定湿润烧伤膏新药证书及生产批准文号是合法的、有效的;烧伤湿性医疗技术的疗效是真实可靠的。2002年,国家科技部专为潜能再生细胞举行科技听证会,让大家了解了科学真相。
   这么多年的研究,有困难,更有支持,有泪水,更有喜悦,最重要是重重困难中总会碰到支持者、帮助者,对他们我一直深怀感恩之心。
   记:从整体来看,人体再生复原科学在世界科学体系中处于怎样的位置?国际上对这一学科的研究情况如何?
   徐:从应用科学来讲,人体再生复原科学是当今世界生命科学前沿唯一实现应用的新生命科学体系,其他的都在基础探索中,而这项科学已被中、美等国以专利法确立发明地位。从基础科学来讲,全人类科学家研究的都是人体胚胎发育来的成体生命细胞,而人体再生复原科学是研究人体发育成体后的再生生命细胞,是两个生命世界的科学研究。
   当今世界生命科学前沿的三大主流分别是人类细胞转基因研究和胚胎干细胞基础研究、以及我们的体细胞再生基础与应用研究。人类细胞转基因研究是人工制造生命,其目标是用人工制造的转基因细胞取代人类身体上的细胞;胚胎干细胞研究只是设想,因伦理而中止,人工制造的细胞新物种与人体物种的不相容性使细胞转基因技术无法应用??
   近几年,三大科学逐渐汇总在一起,罕见的都将主攻方向定格在我们已经实现了的科学路线上来了,这是生命科学发展的必然。人类经过200多年的现代生命科学研究,终于悟到如果不实现再生生理细胞和组织,谈不上生命科学在人类的应用,这是人类的进步。
   我们的科学以顺应人类生命属性为原则,人类必须摆脱反人类生命属性的科学的伤害,尽快地归于顺应人类生命属性的生命科学保障体系。
   记:2012年底,您起诉世界科学界最高权威诺奖委,这一举动出人意料,亦令人不解。您会有这一举动是出于怎样的原因?您的诉求是什么?
   徐:2012年10月,诺贝尔奖委员会竟以我的发明专利权科学路线“体细胞被诱导为多能干细胞,原位再生生理组织、器官”为理由,给日本一个人造多能细胞者颁奖。
   这是赤裸裸的知识产权侵犯和盗名欺世行为。人体再生复原科学的核心技术——“潜能再生细胞”及“潜能再生细胞被诱导成干细胞,在体内体外再生生理性组织和器官”拥有中、美等国授予的系列发明专利,不容任何人、任何组织的侵犯。我们不得不对诺奖委提起诉讼,要求诺贝尔大会就人体再生复原能力是天生的还是如其在公布2012年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时所称的是人工制造出来的进行澄清。我们希望能用公正的法律平台,为再生生命科学正身正方向,夺回器官再生生命科学的话语权。现在看来,其话语权已经夺回,世界各媒体的传播中,诺奖委没有发出抗辩,今后我们将继续以专利发明权制裁类似非法行为。
   另一个原因也是为捍卫人类发明权,“体细胞转干细胞再生生理组织和器官”是多国专利法授予我的发明权利,从民族意义上来说,象征着我们华人发明创造了人类再生生命的历史,决不允许别人冒充和盗用发明地位。
   记:2013年美国总统奥巴马国情咨文发表,在其中的有关科学技术章节中放弃了胚胎干细胞、人造细胞之类的科学路线,代之以要将“实现损伤器官再生的科学路线”作为生命科学发展的新国策,而这,正是您在美国获得的专利所有权的核心内容。从民间科学到国家科学发展国策,这一导向性的变化,对于您的人体再生复原科学发展有怎样的意义?
   徐:“损伤器官再生”纳入美国科学国策,标志着以美国国家的力量确定了这一学科的地位。我们的科学“已不再是民间的,而是由国家纳入方向、实现全球人类计划的世界之策。”
   2013年8月28日,历经11年严格审查,中国知识产权局终于正式授予了我们“潜能再生细胞”发明专利权,令人欣慰,这是这一科学领域发明权在中国的确认。
   接下来,我们要将自己的科学成果放出去,而这个放出去并不是简单的随机的依照资本人实力去投放,而是基于各国国策层面的最高属性的定位与放权,我坚信任何国家也不会拒绝造福本国人民。我国政府早已经将烧伤皮肤器官再生纳入国策并推广普及。
   再好的科学技术也要面对政策、体制、现实、国家社会和市场的关系等等,所以针对每一个国家特点制定策略,只有通过国家的支持,才能真正做到科学的、行之有效的快速漫卷,才能更快的实现造福人民和经济大滚动。
   记:2013年一年,您及您的人体再生复原科学在世界范围内得到了广泛关注,这种全球目光的聚焦对于您来说,是压力还是动力?
   徐:2013年中期,应世界形式之需,我在全球公开了人类再生生命的秘密及人体再生复原科学在器官再生、顽疾复原、生命还童等领域的实际成果。当时,美通社、路透社、中新社等多家世界主流媒体,以各种语言向全球作了发布,纽约时代广场七次刊登了相关信息,掀起了器官再生科学在全世界的热潮,更激起了世界数十亿人民对此成果的期盼,潜能再生细胞等专利被关注更达亿次计数。我认为这代表了人类对新科学的敏锐与向往,我没有压力,而是高兴,这比我想像的新科学被人类应用快了一个世纪。
   在这种媒体先行的形势下,我们将依据国际法普及拯救生命疗法和技术的原则,与联合国和各国签署保护核心技术的保密协议,把“器官再生科学”贡献出去。相信各国的领导人会依据国际法的原则,推广器官再生科学和技术应用,尽快造福人类。

信  仰

   记:再生科学发展到今天,取得了非常好的成果,作为非体制内的科学家您一定经历得更多,这么多年的科学探索过程,您有着怎样特别的经历与感受?
   徐:人类历史文明发展到现在,每一项发明创造都是在国家权力、社会力量、个人力量支持保护下完成的。没有支持保护人的关怀,不可能完成科学发明创造,不可能将成就造福人类。人体再生复原科学诞生的历史进程中,每一重要环节都是在党中央、国务院和相关领导的保护下完成的。特别是相关国家领导作为第一批再生科学志愿者,是对我科学天大的支持,也是人类永远不能忘记的科学贡献者。
   在人类生命科学诞生与发展过程记载中,每一项重大科学发明都受到当时传统势力的不理解、故意阻挠、抗拒、灭绝,导致每一重大科学发明人被消灭,大多数发明人在有生之年不能看到自己的发明造福人类。人体再生复原科学的诞生与发展,仅用了33年。在这个过程中,相关部门和领导给予了很大的保护。没有这一层保护,人体再生复原科学可能和历史上的科学发明创造一样,早已被消灭在科学的胚胎之中。
   作为新科学的发明创立人,代表今后所有新科学受益人,永远感恩志愿者和保护人体再生复原科学发明的领导及所有支持过的人士。
   记:多年来,在您被质疑被批评以致看不到希望的时候,是怎样的动力支撑您不断向前?您多年追寻的目标是什么?
   徐:自大学毕业后,我的人生角色几经转换——公立医院外科医生、文革后第一个科技流浪汉、“北漂”、医学医药技术发明人、再生生命科学发明人、创业者等,这是一条充满艰辛而又曲折的科学发展之路。
   为“天下生命”,为“再生生命”奋斗似乎是我命定的使命,我希望能建立一个再生生命的新世界,一个以人类生命为核心的新世界。我认为,从根本上说,使人类社会生生不息、蓬勃向上的不是权力,不是财富,不是生产力,而是生命,每个人的生命。这就是我科学发明的动力。
   我希望所有人都能在较短的时间内成为“再生人”,这是所有人先天的人权,人类进入一个再生人的新世界——一切以人类全部生命为核心的世界,享受到人体自身再生生命的全部福祉。这不仅是人的全部生命呈现,也是所有相关的生命、生态链、生态资源环境均要顺应实现人类全部生命、生命绵延的基本原则。这是我人生的发展目标。
   记:您认为评价一个科学家成功的标准是什么?自我审视一番,您认为自己是否算得上成功?如果是,那么您认为,您获得成功的秘诀是什么?
   徐:科学家成功与否自有后人评说。但我们走到今天,与其说是靠毅力、坚持,不如用生命科学的语言——“顺应生命探索”“发现发明了再生生命”来描述更合适。
   自“科学”这个词诞生以来,无数科学家倾尽一生为获得成功而努力,每一项科学的成功,都包含着成功和非成功科学人的付出。无论哪种研究,只要是真实的科学探索,没有造假,都是成功者。具体到生命科学家成功的标准,则应是研究出人体生命新规律、创造出顺应生命和保障生命的技术、物质者才算是成功的生命科学家。那些改造生命属性的研究是反人类生命的,不能列入生命科学家行列,更不能用成功这个标准。
   我在十多年前就谈过相关的生命科学研究体会。现在已经在少部分人身上实现了再生生命,从基础和应用科学研究的角度评价,人体再生复原科学已经是成功的生命科学新体系。但最大的成功是人类都成为再生人、进入再生人世界。
   在人类生命科学的研究上没有任何成功秘诀可言,只有真实的研究现有生命和潜在生命的规律与本质,才能发现生命的真谛,才能发明符合新生命的技术和物质,所研究过程中的每一个真实数据都是成功的成果。

未  来

   记:您将别人眼中的不可能变成了可能,并付诸实施回馈社会。数十年来,您一直以自给自足的方式自筹资金进行科学研究,您是如何做到以自我经济发展的滚动支撑这么庞大科学体系的发展的?
   徐:我个人对待财富的态度是,取之于民,用之于人们的生命质量提高。1984年,国家批了科研经费支持“烧伤湿性医疗技术”的推广普及,但经费被个别领导挪用,也致使我成为文革后第一个科技流浪汉。现在的自给研究经费方式就“归功于此”。我决心靠自己的力量进行科学探索,在国家改革开放的大好形势下,先用科学换经济,再一边发展经济,一边进行科学探索。
   我做了30年的研究,也创办了生产和销售专利药品的企业,企业盈利水平不高,基本持平,我没有从企业分过红,而是将钱用于发展烧伤医疗及体细胞再生应用研究。而在国内的临床治疗也好,药品销售也好,20年来没提过价,还组织了数十名烧伤专家全国免费巡回医疗技术指导、会诊、培训医生,为什么?因为国内烧伤病人一般处于社会底层,是没有钱的人。我们主要靠医治国外烧伤病人的钱支持这个科学体系。
   2005年,美国专利局授予我用体细胞再生组织器官的专利权时,审查员和律师都讲,“想象不到在这项专利授权后,人类将因它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徐荣祥将是世界上最有钱的人——因为从现在开始,徐荣祥可坐等财富。”我从来就没有想到当最富的人,但我从小就懂得,没有钱连命都保不住,所以,无论什么时候我绝不会私自占有财富,我会把我的一切财富用于人类生命质量的提高上。我过去一直是这样做的,今后也仍会这样,直到生命的路程结束。
   我很清楚,再生生命科学后面预示着一笔巨大的财富。人体再生复原科学所孕育的再生生命产业是以人的生命为核心,生命和人们的生活方式息息相关,必能不断开拓出新的经济业态、衍生出新的需求,并由新的需求再延展出新的产业需求。我认为,没有哪一项经济能超越生命的经济,没有哪一项经济需求能超越生命的需求,仅再生生命科学每一项“顽疾”的攻克,就能够带来几十万亿美元——不可计数的巨大财富。
   现在很多国家与我们有接触,希望介入再生生命科学大业,但这个科学是中国人发明的,应是中国人先抢占。我期待我们国家健康产业抓紧时间调转方向,转向到人体生命的再生领域当中,抢占世界经济码头,避免出现遗憾。
   记:对于人体再生复原科学,您现阶段的发展重点是什么?近期有怎样的行动规划?
   徐:我们设计了三大发展计划,均以科学为核心。
   第一大规划是建立再生生命的科学联合国,把我们的科学技术贡献给这个组织,由这个组织把这项科学技术造福人类。科学体系我们已完成,在世界历史上无法埋没,我们也不会再走坎坷的路线,必须利用社会力量让大家共同发动起来去救人类生命。再生生命科学联合国形成后,将进入再生科学的应用前验证环节,也是在各国实现普及和传播,通过实例讲述再生生命产生的过程,让世界人民知道再生生命的实现。
   我们会从再生的基础项目开始,一项项向世界投放,现在投放最快的是烧伤创疡技术,这也是一直以来我们科学发展的先锋官。同时,我们已在美按照FDA程序进行糖尿病溃疡的临床验证。潜能再生细胞的营养食品可根据其生命过程千变万化。单独项目的发展可以无限扩大。
   第三大计划是发展领袖“再生人”会所,就是缔造再生人计划。不过,我们更多的是承担领袖再生人的缔造,更庞大的“再生人”缔造工程,我心能到,力也未必能达,所以,我更希望的是在科学完成后,交由更多的世界领袖来实现这一宏大的人类生命再造模式。
   我希望与各国政府共同完成人类享受再生生命的使命,一个新的科学真理取得真正的胜利,在于能够福泽天下,被每个生命个体感受并证明。
   记:展望未来,您的最终目标是什么?
   徐:人的生命是崇高的,人的再生生命是上天赋予的生命权利,这是天大的使命。我们是在研究人、缔造人,是在缔造具有两个生命的人,是把现有的单一生命的人改换成具有两个生命的人。这些曾经只存在于神话故事中,是从未在人类历史中真正实现,一直仅处于想象中的事情,而我们现在,进入了缔造再生人的真实的领域和层次。
   再生生命是最值得去产生信仰的,人人都有再生生命,让更多的人在有生之年享受再生生命,是我的使命、我的信仰,也是我的最终目标。

分享到:

杂志
本期封面

2017年10月下

上一期 下一期